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永福禅话 - 大德开示
《大乘起信论》第八讲内容回顾 发布时间:2018-03-08  点击率:418


【 皈 敬 颂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离欲真净甚深微妙法

南无西天论主马鸣菩萨

归命尽十方  最胜业遍知

色无碍自在  救世大悲者

及彼身体相  法性真如海

无量功德藏  如实修行等

为欲令众生  除疑舍邪执

起大乘正信  佛种不断故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蜜

| 正文 |

上次我们讲了分别邪执,今天我们讲解释分最后一科---分别发趣道相(法本P101),文字量虽不少,但从义理复杂程度而言难度不高。

【解释分】·分别发趣道相---总标

◆ 分别发趣道相者,谓一切诸佛所证之道,一切菩萨发心修行趣向义故

首先是释名,发:发心;趣:通“趋”,趋向。也就是说,菩萨发心,菩提心为因,证诸佛无上道为果,菩萨发大乘心,修趋向佛道之相,这就是发趣道相。

发心有差别,分别有三种不同次第。

略说发心有三种。云何为三

一者,信成就发心

二者,解行发心

三者,证发心

此三种发心的次第差别如图:

第一、“信成就发心”,主要指菩萨从初发心修学佛道开始,从初信到十信,十信满心进入初住,信心不退转了,进入初发心住,即是信发心成就。

我们常说的不忘初心,说的不是初开始的那一念心。按佛法的意思,这个初心指的是十住的第一位:初发心住,此时对真如之理深信不疑,决定信心不退转,真实而坚定的菩萨道修行由此而始。

第二、“解行发心”,是解和行两部分组成,一是“深解意趣”,一是“修广大资粮行”,同时解行并重、解行双修。

第三、“证发心”,登地菩萨证果位,破无明、证法身,生起法身、报身无边的功德。

以上从信发心、解行发心,最后再到证发心,即修行四要---“信、解、行、证”的全部过程,可以分别对应菩萨三大阿僧祇劫、五十位的修行位次。

信位相当于十信到初住的位次,修行信发心的过程在十信,成就在初住。

解行发心,初心位置是初发心住,深解意趣、修广大行,成就位是十向满心乃至于初地,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历一大阿僧祇劫。

证发心就是登初地,破一分无明、显一分法身。从一地到七地是一大阿僧祇劫,从八地到究竟成佛又是一大阿僧祇劫。

佛教大乘菩萨修行的三大阿僧祇劫都在这里了。藏密喜欢讲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对应来说,信成就发心、解行发心属于生起次第;证发心属于圆满次第。如果从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证道来讲,信成就发心、解行发心属于资粮道;解行发心的最后两心属于加行位、见道位;证发心的第一个属于见道位;从初地到八地的过程属于修道位;从八地到十地乃至十地满心等妙二觉的就是究竟位。关于修证位次,佛教各个宗派的分法各有不同,但“信、解、行、证”是比较简单而统一的分法。

以上简单介绍了今天所讲内容的大框架,接下来首先来看信成就发心。

信成就发心文字量比较多,主要内容已经尽量表现在图表上(如下),主要分三部分:根机因缘、心行方便、成就相。


【第一根机因缘分二:胜根、劣机。】

分别发趣道相---信成就发心-胜根因缘

信成就发心者,依何等人?修何等行?得信成就堪能发心

自设问:“依何等人”,即什么样的根机;“修何等行”,就是什么样的法门或什么样的发心因缘,才能证得信心成就。

我们现在虽然都自认为信佛,但和真正的信心成就,差距还很远。那么什么样的人可以信心成就呢?

所谓依不定聚众生,

这里有一个新的名词“不定聚”。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佛法里,把众生分成三类根机,叫“三聚众生”。

第一种、“邪定聚”,在《大乘起信论》没讲,因为此论主要针对大心行者讲述大乘行门,没有邪定聚。所谓邪定聚,就是完全不信佛法、拨无因果,难以度化、执迷不悟的人,也叫一阐提众生。

第二种、“不定聚”,主要针对我们当下大部分学佛人。有信心,但是信心不坚定,时而信、时而不信;或者时而信仰目标发生转变。信心不坚定,信心还未成就的人都叫不定聚。

第三种、“正定聚”,菩萨一万大劫发心修行,得信成就,入初住位,决定信心不退转。

以上即三聚众生(邪定、不定、正定),所以说,修行信成就主要依不定聚众生开始修习信心,邪定聚根本没机缘修,因为他们不信也不学。

那么,不定聚众生也分胜、劣两种根机,先讲胜根。

◆ 一、有熏习善根力故

既有本觉正因,又有外面善知识的清净教化的闻思和熏习,自有善根和外熏善缘之力,内外因缘具足。

◆ 二、信业果报,能起十善,厌生死苦,欲求无上菩提,得值诸佛,亲承供养,修行信心。经一万劫,信心成就故,诸佛菩萨教令发心

“信业果报”:相信因果、相信善恶业报因缘。

“能起十善”:能起十善业(身三、口四、意三):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语、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不贪、不嗔、不痴。

“厌生死苦”:知道三界无常、苦空非乐、厌离五欲生死的世间。

“欲求无上菩提”:具足出离心,和觉悟度生的菩提愿心。

“得值诸佛,亲承供养,修行信心”:遇到殊胜因缘,得值诸佛,并能亲近、承事、供养。经一万劫,因缘成熟时,“信心成就故,诸佛菩萨教令发心

对于“得值诸佛”,很多人觉得末法时代,释迦如来已经涅盘这么长时间,去圣时遥,今生几乎不可能得值诸佛啊!不要沮丧,其实“得值诸佛”可以有多种含义:一是佛陀住世时我们可以真正亲近,那是莫大的殊胜善根;另一种是佛陀涅盘以后我们能够得生正法时代,能闻正法,得善知识宣讲佛陀真理,也算得值诸佛;还有一种就是我们,生在像法、末法时代,但还有僧团存在、寺院存在,还能看到佛陀的塑像,我们还可以依三宝培福修信心,比如供花、打扫佛堂、恭敬礼佛,这些福田都是一样的。就算平时在家孝养父母、宽容慈悲助人,也是行佛事、也是承事诸佛,“令众生欢喜则令诸佛欢喜”,这些修行条件都可以具足成熟我们的福德因缘。

还有就是“经一万劫”,很多人认为无法忍受,恨不得早上修行晚上成就,一听说要经一万劫才信心成就,就觉得修行时间太长远、证果遥不可期!有一部分人就打退堂鼓。但是,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从无始以来,轮回六道为众生,已不知道轮回多少阿僧祇劫,所以一万大劫对于我们整个轮回所受的无量苦来讲,真的只是闪电般一瞬间!而且,除了了生脱死,我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因此,要么生死轮回、要么觉悟解脱,问问自心就明白了。

◆ 三、或以大悲故,能自发心

因悲悯众生受苦,欲拔一切众生苦,“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都离苦”,由大悲心而引发菩提心。

◆ 四、或因正法欲灭,以护法因缘,能自发心

前面是“不忍众生苦”,这里是“不忍圣教衰”。面对末法时代有两种人:一种悲观,认为佛法越后越末,完全没有希望;还有一种人,正好相反,因正法欲灭,反而越激发出护持正法、荷担如来家业的担当,这是发大菩提心。

如是信心成就得发心者,入正定聚,毕竟不退,名住如来种中,正因相应

信心成就得发心者,进入信心不退转的初住位、正定聚。

“如来种”就是菩提心,菩提心是成佛的金刚种子,“住如来种即住持菩提心不退转。菩萨发菩提心,能与众生本具如来藏“正因相应”,将来必得成就无上佛果。

以上是胜根因缘,下面是劣机因缘。同样是不定聚众生,有善根增上的,也有惑重福薄的。

分别发趣道相---信成就发心-劣机因缘

若有众生善根微少,久远已来烦恼深厚,虽值于佛,亦得供养,然起人天种子,或起二乘种子

劣机因缘众生分几种:第一种,“起人天种子”。有人学佛不是为证觉悟脱三界,而是贪求人天福报、来世之好、生意顺利等种种世间因缘,与菩提心不相应。每天寺庙人来人往、烧香拜佛,仔细看看,如何真正发菩提心?大家可以各自对照观察。

第二种,“或起二乘种子”。有人学佛完全只顾自己了生死求解脱,父母也不管、责任也不背,逃避世间、耽空守寂,喜欢一人自扫门前雪。这个我自省也很惭愧。

还有一类是当下流行的“颓废派”、“伪佛系”;消极避世、玩世不恭;开口就空、行在有中。

设有求大乘者,根则不定,若进若退。或有供养诸佛未经一万劫,于中遇缘亦有发心

“根则不定,若进若退”。虽然发起求大乘心,愿成佛度众生,但犹豫不定,精进几天便懈怠下来。想东想西、忽显忽密,今日禅宗、明天内观。

“未经一万劫”。虽如法而修,但是时间未到、火候还不足,因缘尚未成熟,此时或进或退,遇到逆缘初心易退。

下面马鸣菩萨列举了几种情况,我们可以观察对照下自己。

所谓见佛色相而发其心;或因供养众僧而发其心;或因二乘之人教令发心;或学他发心

看到佛的色相庄严,像阿难尊者一样见佛如此庄严、功德巍巍而发心,依外表色相而发心,当然不是殊胜的发心。

或者因供养众僧而发心,看到别人打斋供众,见僧人威仪庄严为求福田而发心,还是着相而发心。

或者碰到一些学二乘法的道友,二乘道友喜欢出离,了生死,但相对大乘而言比较自私自利,未兼顾他利,得法也是秘密不告诉他人,对法执着吝惜。

或学他发心,这类人也比较多。自己没主见、没正见,不知佛法为何物,只知道人家拜佛我也去拜,人家学佛我也学佛。

如是等发心,悉皆不定,遇恶因缘,或便退失堕二乘地

以上这种发心都是因为外在形式上的感动而发心,所遇的缘也不殊胜,自己也缺乏深刻的真诚和对佛法的信解,但是由于信心不定,尽管有人天等善根福德,但遇到恶缘逆缘就容易退失信心。

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经典中也举过舍利弗的例子:尊者遇到释迦牟尼佛之前已修了六十小劫菩萨行,一直学大菩萨无私奉献的布施精神。有一天有人需要他的眼睛做药引子,舍利弗想都没想就挖出自己左眼给他。对方说:急什么,我要的是右眼。舍利弗也没想,又把右眼挖给他,对方拿来右眼闻一闻,说:眼睛是臭的不能用,说完还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以此因缘舍利弗退失菩提心,一直一直到释迦牟尼佛出世,法华会上才发起大乘心。可见,发菩提心退容易、进则难。

像上面这样的恶因缘确实令人发指,但世间的恶缘逆缘还是挺多,比如社会政治因缘、经济上的拮据、信邪教的国度等等。同时,恶缘也未必都是逆缘,还有伪装成善利的恶因缘,例如现在很多寺庙供养丰厚、出家人忙着搞接待搞商业等,名闻利养过多,也是导致发心退堕的原因。其中堕二乘地还算好的,也有堕邪定聚的。

以上是劣机的相貌,大家可以各自对照一下。我属于劣机。(惭愧)

讲完根机因缘的胜根和劣机,接下来讲信成就发心具足的几种心行和方便法门---根本三心、方便四行。

【第二块:心行方便分二:根本三心、方便四行。】

分别发趣道相---信成就发心-根本三心

复次,信成就发心者,发何等心?略说有三种。云何为三

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

“直心”,我们常听说:“直心是道场”。道场在哪?就在你心里。很多人听到一半就跑了,然后说:“我这人心直口快,是不是很有佛性?”大家要注意,这个不一样啊!孔夫子也讲:“直而无礼则绞。”所以,“直”不一定就代表“正”。

佛教的“直心”,不是心直口快的直心,而是心不谄曲、远离空有、生死、有无、垢净二边。舍诸戏论,都是正直之法、绝待之法、中正之法,行于中道的般若正见,即为直心。

正念真如法故,不念二乘、不念人天果报、远离二元三际,不偏则自然直。

二者、深心,乐集一切诸善行故

“深心”,不是“一往情深”的深,这个“深”不在于你集的善法数量多不多,或者你奉献出的东西多不多。这个深是指依着正念真如的心去乐集一切善行。

发每一个念头、做一切善行都要回归自性,回向真如、和我们的天然性德相应,不是回归到人天福报,也不是回向到二乘小果,这个心才叫深。再加“一切”两个字,如是发心不仅深远、而且广大。

这里的“乐”,也是平时我告诉大家的,学佛一定要有欢喜心,修一切善行不是逼着自己做、也不是跟着别人做,一定要自己有欢喜心,不是被逼的,应该是越做越欢喜。这样才会和你的自性相应,不是分裂的。不要做了一个善行,然后回头想想觉得好后悔,这种善心不是真善、也不是深心。

三者、大悲心,欲拔一切众生苦故

讲到“大悲心”,不念二乘、不回向小果,回向大菩提心,拔一切众生苦。学佛人有这样的心量,才有这样的成就;若你的心量很小,你的成就也只有一点点。

所以,佛教我们观一切众生苦,一方面知道自己是苦主之一,另一方面为度一切众生而起救拔之心,可以增加我们的愿力功德,让我们拥有更大的动力和能力,给予众生以真实的利益。所以,应发大慈悲心。

问曰:上说法界一相,佛体无二。何故不唯念真如,复假求学诸善之行

自设问答,解释对上面三心的疑惑。既然真如是法界一大总相法门体,佛体无二无差别,为什么不只修直心,唯念真如,何故还要乐集善行、发大悲心?这不是画蛇添足了么?

答曰:譬如大摩尼宝,体性明净,而有矿秽之垢;若人虽念宝性,不以方便种种磨治,终无得净

虽然人人皆具真如智慧德相,但是不把无始以来包裹的无明之垢去除的话,本具的光明智慧功德是无法显现的。

“大摩尼宝”,我们上次讲了虚空、宝镜、摩尼宝等等佛陀经常用的比喻,“大摩尼宝”即形容我们的体性如宝珠般光明清净,但无量劫来被矿秽、杂质、染污所垢蔽、包裹。所以,我们若要亲见这个摩尼宝珠、启用这个摩尼宝珠,一定要把外面的染垢矿秽磨治掉。

如是众生真如之法体性空净,而有无量烦恼染垢;若人虽念真如,不以方便种种熏修,亦无得净

众生的真如体性也跟着摩尼宝一样,虽然人人都有真如,但是有无量的烦恼所包裹、所染污。所以,“虽念真如”,光说不练不行,光知道有真如,但是不把他显露出来,那是没有用滴。

以垢无量遍一切法故,修一切善行以为对治。若人修行一切善法,自然归顺真如法故

因为众生的烦恼无量、众生的无明深厚,所以要修一切的善行对治这个染,显发我们的本具性德。

所以说,不要以为善行仅仅是对治恶法,好像是在做功德,其真实目的是顺应真如,显发我们本具的真如德相。

佛教里讲:“事具理自圆”,当你一切善法功德圆满,本来自性功德之体自然而然圆满显现。这也是针对一部分学佛人执理废事之病,说我已经懂了这个理,就是不愿意去实践、去乐集一切善法、不愿意拔一切众生苦,这叫“知行不合一、理事不相应”。

以上讲了信发心成就的根本三心(直心、深心、大悲心);接下来讲方便四行,成佛以前的修行都可以叫方便行。

分别发趣道相---信成就发心-方便四行

略说方便有四种。云何为四

一者、行根本方便。

   根本行,一是不住生死、一是不住涅盘。两者合一,大乘行门不仅要修大智慧、还要修大慈悲,即是我们通常讲的“悲智双运”。

第一是修智慧,观自性无生,不住生死;

第二同时观一切法因缘和合,业果假相不无,实时现前善因善果、恶因恶果,丝毫不爽,故而生起大悲,不舍众生、不住涅盘。

凡夫过多执着世间五欲法,故而沉沦于生死;二乘执着于寂灭、出离世间而忘失了菩提心。所以大乘殊胜行,不住生死、不住涅盘,超越了一切凡夫与二乘的执着。

谓观一切法自性无生,离于妄见,不住生死;

   一切法之所以有生死,就是因为我们的无明妄见,因为我们的无明大梦没有醒来,妄见有生、妄见有死,就像眼睛有病,空中无端看到虚妄生灭之花;离于妄见以后,你就知道一切法自性、真如的本体,从来是本自不生不灭的。这是讲般若智慧空性。

观一切法因缘和合,业果不失,起于大悲,修诸福德,摄化众生,不住涅盘

接下来,讲因缘和合不空,缘起业果不失。不要把生死看成冤家对头,不要想着逃避,逃也逃不开。二乘想急急忙忙出三界的牢狱,大乘人知道生死本空,所以能在生死中度众生。但要知道,没有前面的般若无生智,也就没有后面的真实慈悲心,没有智慧和慈悲的统一,也没有所谓的殊胜菩提心,所以“悲智双运”二者缺一不可。

以随顺法性无住故

这是总结。一切法本性也叫法性,法性就是真如,随缘不变、不变随缘;不住生死、不住涅盘;无住生心、智悲双运皆是随顺于真如天然性德。

二者、能止方便。谓惭愧悔过,能止一切恶法不令增长。以随顺法性离诸过故

三者,发起善根增长方便。谓勤供养、礼拜三宝、赞叹、随喜、劝请诸佛

第二结合第三,信成就发心要做的事情真不少。一方面要防非止恶、断恶离过、诸恶莫作;另一方面要广修善法、乐集善法、众善奉行。

前面是戒,能止方便,未生恶令不生、已生恶令不增长,这就是“随顺法性离诸过”的功夫。

后面的供养、礼拜、赞叹、随喜、劝请等大家很熟悉,就是平时念的《普贤行愿品》十大愿王: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就是广修诸善、众善奉行,未生善令生,已生善“发起善根增长方便

可见,这方便四行一点也不方便,一个诸恶莫作、一个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以爱敬三宝淳厚心故,信得增长,乃能志求无上之道。又因佛、法、僧力所护故,能消业障,善根不退。以随顺法性离痴障故

因为爱敬三宝的原因,让我们的心慢慢变得醇净、宽容、厚道,这一点好多学佛人都有体会。

“信得增长”,就是迷执减少、正信正见得以增长。从以前简单的拜佛求福、发财升官,到后面志求无上佛果、志求出离,这都是智慧增长的表现。从学佛的程度来看,观察你求的是什么,就知道你学佛在哪个层面上。

又因佛、法、僧三宝能力所护,在世间生活中业障逐渐消除,善根日日增长,烦恼越来越轻,顺缘越来越具足,这都是随顺法性、真如自性的功德可以让我们智慧增长、远离痴障。

四者,大愿平等方便。所谓发愿尽于未来,化度一切众生使无有余,皆令究竟无余涅盘。以随顺法性无断绝故

“发愿尽于未来”,第一句是发长远心。

“化度一切众生使无有余皆令究竟无余涅盘” ,这是讲究竟济度心,或者叫第一义心。就像《金刚经》中佛云:“如是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无余涅盘也叫究竟涅盘,是大乘法的涅盘。度众生的定义很广,度到人道、度到天道、度到二乘声闻。。。但大乘菩萨发心——要度一切众生成佛,都要无余!什么是无余?不是说分段生死了(liǎo)了(le)、变易生死没了,那是生死还有余;不是见思惑了(liǎo)了,尘沙无明还未了(liǎo),那是烦恼还有余,这些都是有余涅盘,大乘的涅盘叫无余涅盘。

“以随顺法性无断绝故”。发长远心、广大心而不断绝,“不断绝”是真如的性德,如《普贤行愿品》中:“如是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此OOO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这就是不断绝心相。有生有灭、有起有断,就不圆满,因此要随顺法性不断绝。

法性广大,遍一切众生,平等无二,不念彼此,究竟寂灭故

随顺法性,发平等心,度一切众生,不念彼此,不起差别心,住平等舍,乃至发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四无量心。我不仅要度自己最亲爱的人、有缘的人,我也要度冤家对头,不去分别这个众生该度、那个众生不该度,所以“不念彼此”,都是本自寂灭、平等无二无差别。

信成就发心的根本三心、方便四行,各各都不简单,初心菩萨正是因为有圆满的发心和修行,所以能成就最后圆满的菩提。

【第三块:成就相,信发心成就以后表现出来的殊胜功德和特征。】

分别发趣道相---信成就发心-成就相

菩萨发是心故,则得少分见于法身。以见法身故,随其愿力能现八种利益众生

信成就发心的菩萨,入初住位正定聚,已经少分见法身(不是证法身),如雾里看花、水中观月般见真如功德,再依行菩萨道时候的大愿,显现八种利益,就是八相成道、示现成佛。

所谓:从兜率天退,入胎,住胎,出家,成道,转法轮,入于涅盘

“兜率天退”,就是降兜率。兜率内院是补处菩萨最后所住,如弥勒菩萨现前在兜率天,将来下降娑婆世界,成佛度众生。示现人道的形象“入胎、住胎、出生”“出家、成道”,按《佛陀传》释迦牟尼佛出游见生老病死苦,舍国城妻子而出家,历六年苦行,最后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觉悟大道。然后“转法轮”,释迦牟尼佛入鹿野苑,度最初五比丘,转最初的四谛法轮。最后于拘尸那城沙罗双树之间右吉祥卧“入于涅盘”

这就是大乘的八相成道;小乘的没有住胎,但是有降魔。大乘不说降魔,因为魔和佛本是一体。信发心成就的菩萨能够依愿在他的功德所及的世界里成佛度众生,这是非常殊胜的。

然是菩萨未名法身,以其过去无量世来有漏之业未能决断,随其所生与微苦相应,亦非业系,以有大愿自在力故

示现八相成道,虽然已断了见思惑,实际还是三贤位菩萨。没有证到初地,没有亲证法身,虽然少分见法身,但是没有证到法身,所以“未名法身不能叫法身大士。

“过去无量世来有漏之业未能决断”,所谓有漏之业,就是无明最微细相,“与微苦相应”,分段生死已断,但是微细的变易生死还是存在的。

   菩萨的变易生死与凡夫分段生死已完全不一样,凡夫是随业受生不自在,而菩萨“亦非业系,以有大愿自在力故”。菩萨受生不随业,皆是乘愿再来。并且菩萨为了到世间来度生,还要“留惑润生”,故意留几分无明不断,就是为了有机缘再到众生的世界来与众生结缘。

如修多罗中,或说有退堕恶趣者,非其实退,但为初学菩萨未入正位而懈怠者,恐怖令彼勇猛故

还有一部分经典方便而说:未证到七住以上的初学菩萨,还有退回凡夫位甚至恶趣道的可能,因尚未出三界、未断见思惑之故。

真正发了大菩提心的菩萨和凡夫是不一样的,一来不随业受生,二来不会再退至恶趣。经中这么方便说,其实是为了警策初学菩萨,若未入初住正定聚,还会退到不定聚,甚至还有退到邪定聚的可能。为了激励初学精进,“恐怖令彼勇猛”,告诉他们“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实为方便说,非真实退。

又是菩萨一发心后,远离怯弱,毕竟不畏堕二乘地

上句讲不会退堕到恶趣,这里讲不会退堕到二乘,因为信发心成就菩萨,已完全知道一切法的法性,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涅盘,所以无生死可畏、无涅盘可着。

所以,信成就发心,少分见真如法身以后,就有了真如不生不灭的底气,满满的正能量,不会再生畏惧心,也不会再退堕恶趣和二乘。

若闻无量无边阿僧祇劫,勤苦难行证得涅盘,亦不怯弱,以信知一切法从本已来自涅盘故

信发心成就菩萨不仅不畏惧堕恶趣堕二乘,即使我们刚才讲的一万大劫修信心,三大阿僧祇劫修解行、证发心,信发心成就菩萨听到这么长远的修行都不会有畏惧心,因为信成就菩萨不住生死也不住涅盘,真实知道一切法本来不生不灭、“从本已来自涅盘故”

有了真如信心的底气,还有什么好怖畏的呢?!

接下来讲解行发心,内容结构相对简单,(如图)。依于真如的深信深解,以无所住心随顺法性修六度万行。也就是《金刚经》所云:“以无所住心,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分别发趣道相---解行发心-深解圆修

解行发心者,当知转胜

比前面信成就发心更加殊胜,已入正定聚,已入住位,不退了,信心已经满足。

以是菩萨从初正信已来,于第一阿僧祇劫将欲满故

一大阿僧祇劫快修满了。这个阿僧祇劫,从初住开始,十住修满、十行修满、十回向修满,三贤位第一个阿僧祇劫过去了。十回向到初地,破无明证法身,从初地到第七不退地,第二大阿僧祇劫过去了。从八地到等觉妙觉究竟成佛,又是一大阿僧祇劫。大致是这样分,需要花那么大的时间。

我们前面讲的一万大劫,告诉你:对不起,这一万大劫是额外的,都不算在三大阿僧祇劫里面的,因为还没有入正定聚之前,还属于十信位,你要入初住,前面的一万大劫只是为了修信成就发心、就是为了入正定聚,是额外的。(笑)

于真如法中,深解现前,所修离相

一大阿僧祇劫修行欲满,深解现前。我们读《金刚经》中,须菩提听如来说法---“闻说是经,深解意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听到这里,须菩提深深悟到了真如意趣,感动到眼泪流出来。“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就是见到了法身实相。

以知法性体无悭贪故,随顺修行檀波罗蜜

悟到真如法中其实没有所谓的好、坏等差别取舍,没有爱取,何来悭贪?所以随顺于真如修行檀波罗蜜,即显发出真如无悭的功德。所以当你发心布施的时候,就是你本具真如中无悭之德的自然流露。

以知法性无染,离五欲过故,随顺修行尸波罗蜜

我们持戒是不自在的、强迫自己持,其实当你真正悟到真如当中、法性之中,本来远离一切染污,无色声香味触法,没有五欲六尘的爱染之过,无有染污也无有垢净,这才是真正的随顺真如法性而持戒,修行尸波罗蜜到彼岸。

以知法性无苦,离嗔恼故,随顺修行羼提波罗蜜

我们的忍辱是心字头上一把刀,对抗型的忍辱,但是深解真如、就真正证到法性无苦,就知道真如一味平等,没有好恶分别念、就没有爱憎取舍心、更没有苦恼逼迫之法,所谓“法性无苦”,忍,无能忍、无可忍,也就是“无生法忍”。

以知法性无身心相,离懈怠故,随顺修行毗黎耶波罗蜜

我们想到一万大劫、三大阿僧祇劫修行就觉得很疲劳,但是深解真如法之后,我们就明了当下的身心实际只是因缘幻相,因为执着于身心的幻相、执着于安逸,才会有所谓的生死疲劳。如果能够随顺真如、安住真如、“身心不起,是名第一精进”。此时,所谓的懈怠、疲劳了不可得,即是“随顺修行毗黎耶波罗蜜”。

以知法性常定,体无乱故,随顺修行禅波罗蜜

我们的禅定是对抗、对治式的禅定,要把烦恼压下去。但是佛陀在《金刚经》中告诉我们:“如何降伏其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真如是随缘不变的,法性常定、真心常住。所以《六祖坛经》云:“若于转处不留情,繁兴永处那伽定。”外面风浪再大,也跟你没关系,就像深海里的一条龙,如如不动,无始以来,真如就从来没有跟散乱、跟染污相应过,所以随顺真如、随顺法性就是修大禅定、真禅定。

以知法性体明,离无明故,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

法性真如自体,本身就具足大智慧光明义,这个本觉从来就没有染污过、从来没有与无明相应。六祖大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本身是大智慧光明。随顺真如,就是修行般若波罗蜜;所谓修般若波罗蜜,其实就是显发本具的真如自性光明而已。

解行发心中,都是深解圆修六波罗蜜的无上深妙法门;所有的解和行一一随顺法性、离相而修,回一切万法契合归向于一味真如。

以上讲了解行发心的部分;最后是证发心(如图)。

分三:分证真如、发心相、成就相。


分别发趣道相---证发心-分证法身

证发心者,从净心地,乃至菩萨究竟地。

证何境界?所谓真如。

净心地就是初地(也叫欢喜地)。从净心地到菩萨究竟地,破无明证法身,证到的就是真如境界。

那么,问题来了。。。

以依转识,说为境界。

凡夫的二元境界都是依转识有现识,有能见相故有境界相,再由智相、相续相引发分别意识心。但是真如一味、从来没有能所分别,怎么去描述真如境界呢?

而此证者,无有境界,唯真如智,名为法身

这个实证的真如境界,已经远离能所、二元,唯是一纯然圆满的智慧,没有能见心和所见境,故特别另取名为“法身”,这样的菩萨我们叫“法身大士”,如观音、普贤、文殊、地藏菩萨等等皆是。

是菩萨于一念顷,能至十方无余世界,供养诸佛,请转法轮。

这里讲法身菩萨功德殊胜,一念之间能遍至十方所有世界,就像《普贤行愿品》中:“一身复现刹尘身,一一遍礼刹尘佛”,能够在无量世界“供养诸佛,请转法轮”,做无量佛事。

唯为开导,利益众生,不依文字

为了众生离苦得乐,开导利益众生,不依文字。

所谓“不依文字”,就是告诉我们不要执着文字相。如《开经偈》云:“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我们见闻得受持经典,最重要的不是文字,而是要依文字深解真如、随顺真如,得真实的般若大智慧,开悟如来真实之义。

接下来,马鸣菩萨再告诉我们这些法身菩萨有多牛。。。

或示超地,速成正觉,以为怯弱众生故

随应众生的根机,有的众生胆子小,心量狭隘格局不大,怎么办?开个速成班!告诉你即生成佛,念佛往生就能成佛,不需要什么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给这种心量怯懦的众生,讲“十地顿超无难事”。

或说我于无量阿僧祇劫,当成佛道,以为懈慢众生故

对于我慢、懈怠的众生,告诉他们成佛时间很长,三大阿僧祇劫、一万大劫,激励他们精进。为了让他们精进说佛道长远,时间很长、道路很远你们要准备充分:资粮啊、加行啊,对这种懈慢众生要鞭策,告诉他们革命尚未成功,各位还要更努力。

能示如是无数方便,不可思议

上面其实只是一点方便而已,证发心菩萨的功德其实无量无边、不可思议。

而实菩萨种性根等,发心则等,所证亦等,无有超过之法;以一切菩萨皆经三阿僧祇劫故

马鸣菩萨实话告诉你,所有的功德都是相等的,没有近路可以超的,发的心、修的行、证的果位,这个时间的长短都是平等的,说长说短都只是对应不同根机的众生。对于实实在在的修行,要成佛没有那么简单,“皆经三阿僧祇劫故”。

当然,对于这个三阿僧祇劫也有各种不同解读:有的说佛教的阿僧祇劫不能仅用时间的概念来理解,也可以是指功行智慧的圆满。如《华严经》云:“初发心时便成正觉,知一切法真实之性,具足慧身不由他悟。”《楞严经》中阿难尊者说偈云:“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等等。但随众生世界不同,所见所闻根欲性异,菩萨说法也示现种种善巧不同。《朝暮课诵》中云:“大众熏修希胜进,十地顿超无难事。”只要我们努力精进地去行菩萨道,念念之间都可能顿超十地功德。


分别发趣道相---证发心-发心相

又是菩萨发心相者,有三种心微细之相。云何为三

此三心是证得法身成就后的菩萨发心。

前面的真心和方便心,一个讲根本智,一个讲分别智;一个真谛,一个俗谛。显示菩萨空起妙有,妙有真空不可思议之功德业相。

一者、真心,无分别故

前面是直心,这里是真心。真心比直心多了两个点。即根本智(一切智)。

所谓直,还有直和曲的区别,还有对立,需要把曲的心扳直而发直心,这是勉强的。

但真心,已没有所谓的曲直,已经究竟真实、纯然不二,真如现前、亲证法身无分别智,哪里还有直和曲的妄心思议、分别计度。

二者、方便心,自然遍行利益众生故

由法身而起的功德,度生妙用无量无边、就是所谓前面讲不空真如里的智净相和不思议业相。即分别后得智(道种智)。

三者、业识心,微细起灭故

究竟证佛位之前,初地到十地之间一地一地,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只要无明未尽,还是有微细的业识起灭。这个起灭就是前面讲的菩萨变易生死,这种变易生死的起灭,跟前面信成就发心一样,“亦非业系”,是依菩萨度生大愿而自在示现。

分别发趣道相---证发心-成就相

又是菩萨功德成满,于色究竟处,示一切世间最高大身

证发心成就菩萨证得的功德,从初地到十地圆满了,十地满心以后示现成佛的圆满报身。法身佛不可见,那么报身佛在哪里示现成就?

前面降兜率、入胎住胎出家等八相成道示现成佛,这是应身成就相。而报身佛是在色究竟天,即摩醯首罗天,色界最高大上的天,欲界太low、无色界又无法显现庄严身相。那么就在色界最顶、最庄严的地方来成就最高、最大、最圆满的报身佛相,因为在物质世界里,没有比色究竟处更高大上的所在了。

当然,“示一切世间最高大身”,也是一种方便的形容,我们前面讲报身佛的时候,“身有无量色,色有无量相,相有无量好”,报身佛的庄严相好,超越一切世间法,是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描述的。

谓以一念相应慧,无明顿尽,名一切种智,自然而有不思议业,能现十方利益众生

前面讲真心,“一切智”;讲方便心,“道种智”;这里是讲“一切种智”,一念相应慧,无明顿尽,是指破除最后一分无明。

这一念相应,看起来好像很easy噢, 释迦牟尼佛坐于菩提树下夜睹明星,一念相应就成佛了。而我们无数个夜晚,无数次看见明星,无数念也没相应。

释迦如来一念之间无明破尽、直契真如心源,本觉的大智慧光明圆满无碍地照了一切诸法,所谓:“天上天下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一切时、一切处,一切诸法无不了知、无不尽见,成就了一切种智。

“自然而有不思议业,能现十方利益众生”,妙湛总持不动法身,自然而能显现十方,神通无量、应机无量、利益无量众生。

信成就发心、解行发心、证发心三大段,讲得最多的是信成就发心,因为信成就发心是针对我们最直接的、最对机的下手处,故而提请大家需要特别留意仔细。

分别发趣道相---证发心-释疑

  最后一段,对于证发心,再通过两番释疑问答来进一步加深信解。

问曰:虚空无边故,世界无边;世界无边故,众生无边;众生无边故,心行差别亦复无边。如是境界,不可分齐,难知难解

这么多世界、众生、广大差别的境界,根本无法说出一个准确的形象来。

若无明断,无有心想,云何能了,名一切种智

问题来了,当一念无明顿尽,因为无明才有能见心、所见境,按凡夫逻辑,无明断了,没有分别心,怎么去了解上面的虚空无边、世界无边、众生无边的这么多无量无边众生的心性呢?怎么还敢叫一切种智?

对方就有了这样一种疑惑,错把无明妄念等同于智慧分别。

答曰:一切境界,本来一心,离于想念

你弄错了!你其实根本不了解诸法实相。你要知道,这世间所有的境界离于妄想妄念,本来是常住真心的实相,根本没有你所分别的生死、垢净等等所有的染幻差别,这一切境界其实都是无明带给你的妄想妄念分别相!凡夫的习性就是用妄心去分别了知,然后取四大为身相、把分别的六尘缘影当真实境界,反把无二的智慧当作无知,这是凡夫的逻辑和惯性。

以众生妄见境界,故心有分齐,以妄起想念,不称法性,故不能决了

“众生妄见境界”,一念无明起,即生扭曲的妄见,背离真实的境界,离智慧越来越远,众生的执着障碍了正见。

《楞严经》云:“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凡夫众生错把妄念当真实,所以有所见,即有所不见,见即不圆满,这就是“不称法性”。

所以,你自以为是的东西,恰恰是遮蔽你见到真如的最大障碍。

诸佛如来,离于见想,无所不遍,心真实故,即是诸法之性,自体显照一切妄法,有大智用,无量方便,随诸众生,所应得解,皆能开示种种法义,是故得名一切种智

诸佛如来一切种智,离于妄见妄想,无执着故、所以见就圆满,无所不遍。无执故无碍,无所不遍的智慧真实照见一切诸法实相。无明的妄想垢尽,真如无染的大圆宝镜、大摩尼宝,印现世间一切境界,如实显现,丝毫不乱,所以一切种智有无量方便;因为平等一味,所以一切种智可以随顺一切,所有世间众生的根性、喜乐、大小能无分别地圆满显现。

分别发趣道相---证发心-解惑

又问曰:若诸佛有自然业,能现一切处,利益众生者,一切众生,若见其身,若睹神变,若闻其说,无不得利,云何世间多不能见

这也是很多学佛居士的疑问,如果照前面说的,诸佛有不可思议自然业用,为什么我们见不到?应该满世界都是佛才对啊!若满世界是佛多好啊,众生都能得利益啊!佛陀那么慈悲,为什么不让我们见到呢?

答曰:诸佛如来,法身平等,遍一切处,无有作意故,而说自然,但依众生心现。

诸佛法身其实是自然平等地遍一切处的,并没有刻意隐藏,但是---必须“依众生心现”。众生见佛须感应道交,佛菩萨不停地喊:“回来吧!回来吧!”,但是聋子没听见、瞎子没看见。不是诸佛菩萨不肯现身,而是我们的眼睛、耳朵,我们的六根被无明所闭塞,无法相应得见诸佛如来的殊胜显现。

众生心者,犹如于镜,镜若有垢,色像不现。如是众生心若有垢,法身不现故

心就像镜子,镜子脏了什么都照不见。《华严经》云:“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垢净,菩提影现中。”诸佛菩萨清净之月常在虚空,周游不息,奈何我们的心水不净、六根被无明闭塞,如来清净之月无法印现在我们的心中。

那么,如何才能得见诸佛呢?

《观无量寿经》云:“诸佛如来是法界身,入一切众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时,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诸佛正遍知海,从心想生。”所以,通过信发心、解行发心、证发心来熏习我们的心,当我们能清心净意、心光透发,不管是念佛、忆佛,诸佛菩萨的法身、报身、化身,都能感应道交,现前或当来必定会见到十方无量诸佛。

因为,诸佛菩萨一直在等我们回家。

解释分讲到这全部结束。下节课讲修行信心分,一些实修的法门,都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内容。我希望能够在年前把《大乘起信论》圆满。所以,下一讲,可能一高兴就全讲完了,没来的就会听不到。很多人是中间常不来,但是第一讲和最后一讲是一定要来的,我这里先预告一下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