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永福禅话 - 大德开示
《大乘起信论》第七讲内容回顾 发布时间:2018-03-06  点击率:697


【 皈 敬 颂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离欲真净甚深微妙法

南无西天论主马鸣菩萨

归命尽十方  最胜业遍知

色无碍自在  救世大悲者

及彼身体相  法性真如海

无量功德藏  如实修行等

为欲令众生  除疑舍邪执

起大乘正信  佛种不断故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蜜

| 正文 |

上次已经把显示正义关于见地的立义---法和义讲完;今天是讲解释分的第二章---对治邪执,就是对前面见地的谬见和错误进行一番辩证论治的过程。

【解释分】·对治邪执---总标二见

对治邪执者,一切邪执,皆依我见

所谓的执---执着,学佛的人走偏了或者纠结,我们说他执着。

其实这个“执”就是我们三细六粗里的“执取相”,上面是智相、相续相;下面是计名相、起业相、业系苦相。所以,执取相发源于无明,流向于生死,就是我们众生见思二惑、流转生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我们的修行求解脱,下手方便处即是断执取,即十二因缘里讲的断爱执,因为爱、取,产生业有,因业有,才有生老病死业系苦。

何为“邪”?不知道真如,不随顺真如,背离正见、背觉合尘,执我、执人、执空、执有,堕于二边,不了真如一真法界平等、真实、如如的这个真理,故称为“邪执”。

一切邪执,皆依我见。是这段文字的核心。众生的执着、我们流转生死的根本原因即是执着,执着的种种无穷无尽,用杭州话讲“花头蛮多的”,但总的根子是以“我见”为本,所以,众生执着虽多,一切邪执,其实就是我执。

我见的“见”,不是眼睛看见的见,相当于我们所谓的观念、见解。自认为我有主宰、有自性不变的价值,是主观上的一种虚妄认知、一种固执见解,就形成“我”,其根子发源于无明,换句话说,就是无明的具体表现。

当我们的自我欲、占有欲膨胀的时候,就有了“我贪”;当看别人不顺眼,认为自己对、别人都不对,就是“我嗔”;当你没有自知之明,感觉还挺好,就是“我痴”;处处觉得高人一等、鼻孔朝天、自我崇拜,就是“我慢”;还有一种网络用语“总觉得有人要害朕”,就是“我疑”,疑自、疑他、疑法。一切烦恼和执着都是因为“我”而产生,这就是轮回的轴心,也是生死的根本。

因为有“我”,就有我知道、我认为、我喜欢、我讨厌……种种围绕我的话题。相对于我,就是人,衍生出自他分别、好坏分别,损人利己。见惑里的身见、边见、邪见、戒禁取见、见取见,也都是围绕“我”这一个核心。凡夫层面执着虚妄的五蕴中的“我”;罗汉二乘执着有一个生死轮回、寂灭涅槃的“我”,“我”就是无明的具体表现。所以说,由“我”而起的邪执,“说之不尽、罄竹难书”,都是因为“我”,牵引我们生生世世不息地轮回。

若离于我,则无邪执

如果没有我执,这一切邪执就像没有根的树,烦恼枝叶全部脱落,远离一切颠倒梦想。断了我执就是阿罗汉,只要能断我执,人人皆可成阿罗汉。所以,破我执、破我见、破我相是大小乘经典反复宣扬的最核心的内容,断“我执”就入圣流,求解脱就要从断“我执”下手。

是我见有二种,云何为二

一者、人我见;二者、法我见

这是把我执和法执分别以人我见和法我见来表示。

所有的执着都是因为有我,所以叫人我见、法我见,这里面都有一个“我”,以我为核心,烦恼的轴心就是我。

我们这里列举的人我见、法我见,和我们通常在佛学院和佛学大辞典里面讲述的人我见、法我见有一点点微小的差别。《大乘起信论》是对着发大心、求大乘的人讲,此处跟我们通常讲的不一样。

我们通常讲的人我见,主要是针对五蕴色身、人我的外相、色心二法而起的坚固执着。法我见就是二乘破了我执,但是法执没有破,执取有真实可断的生死、有真实可证的涅槃,不了解这个真如平等、不生不灭的大道理,执法实有,于生死涅槃起分别对待的执着,这是法执。

这里的人我见,我们刚才讲了,有我就有人,就有二元对立,《金刚经》讲:“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四个见其实都是围绕“我见”这一根藤而结出来的四个瓜,如果再细分其中的变化、对立,就可以发展成无量的见。

此二见一个是针对薄地凡夫、一个是针对偏真二乘,执着人我偏重于烦恼障,成三界之内的分段生死;执着法我见,虽已断了见思,已出三界,但是无明没有破,还有法执、所知障引发的三界之外的变易生死。两障、两种生死,就是因为人我执和法我执所对应产生的。

【解释分】·对治邪执---辨治人我

人我见者,依诸凡夫说有五种,云何为五

此凡夫指的是大乘凡夫,虽学了佛法但是还没见到真如,还没知道真如平等不二不生灭之理,对佛陀大乘经典的空和有产生疑惑和偏见,马鸣菩萨在本论中大致地分了五种。但实际肯定不止五种,我们看禅宗公案的师徒授受,有一大半都是在“纠偏”,着重解决行人学佛中种种人我法我、堕于二边的种种邪见与偏执。

大家可以看一下图表:其中,人我见针对凡夫,分五种,前二执着空、后三执着有;法我见一种,针对二乘偏执;究竟离一种,就是离言绝待、破二元、绝能所,回归不二真如。总共合七种条目,每个条目都有辨有治,“执”就是辨其病机;“治”就是对症施药。


一、执虚空是如来性

一者、闻修多罗说,如来法身,毕竟寂寞,犹如虚空

修多罗,就是佛陀金口所宣经典、契经、佛经的意思。

经中常比喻佛的法身,遍一切处、寂灭无相,好像虚空一样。佛陀是以虚空来形容无为的法身。那为什么会起这个病呢?

以不知为破着故,即谓虚空是如来性

原因是把比喻当错了真实,不知道佛拿虚空当比喻,说法身跟虚空一样,清净无相,是破我们一般人相上的执着。正如《金刚经》讲:“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是破我们凡夫众生对相上的---有色相可见、有色相可求,所以说法身无相之理。但是有些人抓住一半就跑,误认为虚空就是法身; “似则不是”,像、比喻,但实际上不是!

我们看《六祖坛经》,智常法师参六祖的时候,先参大通和尚,本性是什么?真实的法身是什么?大通和尚告诉他:无一物可见,是名真实见;无一物可知,是名正知、真知(就是把虚空当成了如来藏、法身)。智常不明,转问六祖大师,六祖大师告诉他:“不见一法存无见,大似浮云遮日面。不知一法守空知,还如太虚生闪电。”本来用虚空来破执着,反而执着空相却障住了真相,“方舍一执,转起一执”,“好不容易爬出了火坑,一转身又跌入了深沟”。

所以,虚空是“犹如”法身,但“不是”法身,似则不是,千万不要把虚空当法身。以上是第一种执着之病。

云何对治?明虚空相是其妄法,体无、不实

对治这种执着,从理上剖析。先要明了虚空之相是虚妄法,本体是没有的,不是真实之法,为什么呢?

理由一:

以对色故有(虚空),是可见相,令心生灭

虚空相是一个相待法,虚空这个名字是相待于色法之有而方便建立的。我们讲,呈现颜色形体、质碍状态的时候,我们讲“这是色法”;当了无一物,没有色法存在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状态叫虚空或者“空”。

因虚空是相对色而安立的,观待于色法而显现,所以是缘起可见相,只是众生执着逻辑上的存在,是生灭虚妄法。众生在有和空之间不停地分别、执取、计名,所以令心生灭。但是求其自性本不可得,不是法身纯圆绝待之性。

理由二:

以一切色法,本来是心,实无外色。若无外色者,则无虚空之相,所谓一切境界,唯心妄起故有

这是进一步告诉我们,所谓的色法,所谓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也是不靠谱的,也是唯心所现的!

若无外色者,则无虚空之相”,既然没有色法,这个色法也是唯心所现的,更别提与色法相对显的所谓的虚空。

进一步下结论:“所谓一切境界,唯心妄起故有”,内境界、外境界、色也好、空也好,一切境界都是因为众生的虚妄心,业识、转识、现识、能见相、境界相,辗转分别而已。

理由三:

若心离于妄动,则一切境界灭,唯一真心,无所不遍。此谓如来广大性智究竟(法身)之义,非如虚空相故

前面讲了虚空对色而有,色法唯心所现。第三个理由:法身其实是周遍广大、无所不在,遍于一切处的。如《楞严经》云:“一人发真归元,虚空消殒,大地平沉。”当妄灭真显的时候,一切内外境界全部消融,归于一真法界。“此谓如来广大性智究竟(法身)之义,非如虚空相故。”这就是如此广大、究竟、如此具足圆满智慧光明的如来清净法身,怎么可以拿这么狭隘、这么相待、如此生灭的虚空相来比拟呢?无法比拟!

所以,最后的结论就是:“执虚空是如来性”,无有是处

法身是“无相无不相”的,因为我们没有破无明、见真如,所以只能依着佛的圣言量、依着对大乘佛法的信心方便了知。那么佛陀怎么讲述?法身其实是没办法去言说的,但是作为凡夫的我们总觉得---“我要有一个答案”!这样才会觉得:嗯!我学习了、我知道了、我安心了。

所以佛陀用了很多比喻,但凡比喻都是不得已,虚空是一个比喻,镜子也是。镜子用来照东西,没有照的时候里面空空如也,照的时候胡来胡现,汉来汉现;猪八戒来是猪八戒、西施来是西施,但是猪八戒和西施走了以后是不会留在镜子里的,所以把镜子的明空之性比喻成圣人之心,寂而常照、照而常寂。但镜子到底跟我们的心是有差别的,镜子没有知觉,只能是一种功德的比拟相,而且镜子在失去明的作用下是无法照见任何东西的,所以它跟我们的如来藏、妙明真心是无法比拟,只能方便拿来让大家知道心有某方面的功德,跟虚空、宝珠、琉璃的比喻一样。

二、执真如涅盘唯是顽空

此处要破的是,于空见走的更远的顽空,是更深的深渊。

当虚空相破了,所谓看得见、摸得着的色法相也破了,此时有人说:“哦,我知道了,真如涅槃、真如法身一定就是空,绝对的空!”反成了断灭、顽空的邪见。

二者,闻修多罗说,世间诸法毕竟体空,乃至涅盘真如之法亦毕竟空。从本已来自空,离一切相

听佛经讲,三界之内世间法,涅槃真如出世间法,三界内外一切诸法都是空,都是为了破执着、破相,就像我们的《般若经》自号空宗,《大般若经》对空的描述非常之多,天台宗也常引用《大般若经》的十八空(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第一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始空、散空、性空、自相空、诸法空、不可得空、无法空、有法空、无法有法空)。《大智度论》在解释《大般若经》为什么讲这么多空的时候说:因为众生的执着无量无边,所以诸佛如来破执的空亦是无量无边。可见佛陀说空也是为了全方位、无死角,破众生无量无边的一切执着。

凡夫贪着生死,二乘好乐涅槃,如果我们没有学习《大乘起信论》,不知道真如不生不灭的大乘实相之理,凡夫地的我们就会觉得必须要有一个东西抓取把握,于是堕入二元的虚妄执着。

以不知为破着故,即谓真如涅盘之性唯是其空

不能善解真意,佛说这段话的时候实际是为了对治世间众生---凡夫和二乘的执有之病、执生死涅槃之病,只是破相上的执着。

禅宗常常讲“云中纵有金毛现,正眼观时非吉祥”,即使诸佛菩萨脚踩莲花、驾着五色祥云显现了,你也不要当真,当真了就会“金屑入眼”!我们说,“有箭易除、空箭难拔”,空本来是对治有见之药,药到病除对症即可,但若因这个药好而多吃,执着真如涅槃的体性统统没有、唯是断灭空的话,反而铸成大病。

佛说空是为了破烦恼,若执着空又生起更多的烦恼,即成断灭空的外道见。禅宗公案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针对空邪见的,《六祖坛经》讲,不要认为我们修行就是百不思百不想,这都是“黑山鬼窟里做活计”。“宁着有见如须弥山,不着空见如芥子许”,就是因为怕修行修到后面成了断灭空,莽莽荡荡遭祸殃啊!“有”还好说,起码还有东西可以放下;等你认为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无所谓的时候,那真的千佛出世也很难救了。

云何对治?明真如法身自体不空,具足无量性功德故

前面讲真如门中有“如实空”和“如实不空”。

如实空,即是离言绝虑、一尘不染、空诸妄想,比喻真如无念,远离一切色心境界相。

如实不空,真如法身虽无相,妄念染污之法皆不可得;但是真如涅槃自体上具有无量无边的恒河沙数多的称性功德,无始无终、不生不灭、如如具足、常乐我净。要观照真如之体,具足无量性功德,真空妙有,妙有还要照见真空,二者须臾不可离,方成就般若中道第一义。大家不要认为般若就是空,般若其实是中道啊!

所以,在修行的理路上,到宋代永明延寿禅师提倡:“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为什么禅和净土要兼修?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禅多是依般若,空诸其有、不着一尘;净土则是求生西方,有确定的目标,有阿弥陀佛具相的报身依正国土,还有具体可以量化的修行方法。所以,一个有、一个空,两者可以平衡,这也是历代大善知识为教导我们后学佛者,在修行理路上做的一个方便调整。天台宗也是一样的,智者大师“教在天台,行归净土”,谈玄说妙讲法明理是一方面,实修还是走行归净土的路,空有二边皆能兼顾。

因此,“执真如涅盘唯是顽空”毕竟不可得,亦无是处

前面两个邪见执空;后面三个执有。因为众生都是执在二边,只要没有见到真如中道,不是空就是有,不是生死就是涅槃,都是在二元之间摆动。前两者误解大乘的真空,一个虚空一个顽空;下面是执着有,误解大乘的妙有,把妙有当实有。

三、执如来藏有色心差别相

三者,闻修多罗说,如来之藏无有增减,体备一切功德之法

听说如来藏的本体有这么多功德,如实不空,于是错误地认为这么多功德之相一定有生灭、有差别、有对待,所以同样一句话只看到前半句没看到后半句,或者说对前半句话其实根本没有理解透彻。

所谓“无有增减”,就是如来藏真如一味,在圣不增、在凡不减,是称性平等的功德相,消泯一切所谓的差别、对待。

以不解故,即谓如来之藏有色、心法自相差别

不了解佛说的实意就片面认为:因为具有这么多功德,所以如来藏一定具有色法、心法、法身、报身、化身种种差别相。认为这一切是实有存在的,把如来藏称性妙有的功德当成普通凡夫一样的妄心缘妄境的色心对待虚妄之法,因而错误认知,执着成病。

云何对治?以唯依真如义说故

如何对治,分两层:

第一个是“以唯依真如义说”,回过头来再去明了真如平等唯一不生不灭的大道理,虽然真如含藏无量功德,但是真如唯一,而且不增不减、色心不二、一味平等。

从平等一味的角度而言,没有第二个真如,也没有所谓的种种差别相,就像戒指、耳环、项链的种种金首饰,本质就是纯金,没有差别。

因生灭染义示现说差别故

第二,再告诉我们有差别说的原因---因生灭染义示现说差别故。

前面我们也讲了,对治染法,翻染成净,示现真如的功德。应着众生的无明,说法身如来藏与大智慧光明;对着凡夫的世间无常,说法身如来藏常乐我净的功德;对着凡夫的有漏业障身,说如来有清净庄严的圆满报身……都是一一对显的。

显现的种种功德,都是依凡夫根机的差别,智慧的深浅,示现应身、报身,应着凡夫智慧的差别,我们在上节课讲过体、相、用,用大里的差别相,都是因生灭染义示现说差别故。

所以,“执如来藏有色心差别相”无有是处。

四、执如来藏体具生死

一切世间出世间法,都是依真而起,那是不是说明真如如来藏本身就具有这些生灭法在里面?这就是第四种颠倒。

四者,闻修多罗说,一切世间生死染法,皆依如来藏而有,一切诸法不离真如

听到佛经上说,一切世间的生死法都是依这个如来藏真性而有的,一切诸法都不离真如而存在;《大乘起信论》生灭门开篇也说,“依如来藏有生灭心,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因为如来藏一念不觉转成生灭心,这里既有生灭也有不生灭,生灭与不生灭和合另取名为阿赖耶识,即众生的根本识。阿赖耶识能生一切法、摄一切法,能含藏无量种子,也能把无量种子生起种种的善恶现行。所以,从一个如如不变的、唯一的如来藏真如心,演变成种种的差别相,但是你不要认为这一切的生死染法就是如来藏本具的噢,只是依真起妄而已,所以原文说“依如来藏而有”,而非“是如来藏而有”,因此不是本体具有这些染法!比如金子可以造成马桶的形状,但是我们不要认为金子就是马桶,虽有一个相上的转变,但是依真起妄,妄并不是真。就像我们说,一切无明依真如而起,为什么起?就是因为我们对真如的迷昧而有无明啊!一切世间生死的染法、不觉的法,是依如来藏而起,就是因为我们在无明中,我们还没有悟到如来知见嘛,所以我们才会不觉。所以,因迷真而起妄,并不是说真上具有这些妄。

以不解故,谓如来藏自体,具有一切世间生死等法

一看到皆依如来藏而有,就理所当然认为如来藏自体本来具足一切世间生死等染法,这是一个错误。

真如随缘,但自体如如不变。一切变化不是真如的变化,变的是阿赖耶识中的生或灭、染或净这种相待法,真如本体是真实的、如如不动的。

前面也讲过,为什么无明因真如而起;为什么妄会变,真从来不变,其中用的最多的就是水和水波的比喻。真如之水起波浪,涌起生死的惊涛骇浪,就是依着无明;但是无明一灭,生死染法一灭,真如水的湿性自体从来都是不动不摇不变的。所以,这个执着是错误的,有误解的。此处的如来藏是指真如心,是如如绝待的。

所以,同样讲一个“心”,这心有可能是指真心、真如心;但也可能是真妄和合之心,阿赖耶识心。

云何对治?以如来藏从本已来,唯有过恒沙等诸净功德,不离、不断、不异真如义故

如来藏就是真如,从来没有离开过、从来没有间断过、从来就不是两个,就像如来藏本身所具有的一切清净的功德,就是真如的德相,具有真如平等一味的功德,没有生死的垢染。

为什么众生会显现有垢染呢?

以过恒沙等烦恼染法,唯是妄有,性自本无,从无始世来未曾与如来藏相应故

所有这些染法和烦恼哪怕像恒河沙数那么多,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些都是虚妄之法,是水上泛起的小波浪,是病眼所见之空花,皆依无明妄见所生。这一切染法从头彻尾就是虚妄,从来未曾与如来藏相应,用杭州话讲:“从来不搭界的!”

若如来藏体有妄法,而使证会永息妄者,则无是处故

如果如来藏是虚妄法,我们怎么依路还家呢?怎能在生灭无常的流动沙丘上建立我们永生的城堡嘞?没有办法!如果如来藏是虚妄的,我们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所以,这一切执着都是因为不了解真如的体相故,所以才会在相上产生虚妄和分别。这是众生和二乘未见真如时有可能会犯下的错误。但是,一切染法从来不与真如相应。

因此,“执如来藏体具生死”无有是处。

五、执众生无明有始、如来涅盘有终

五者,闻修多罗说,依如来藏故有生死,依如来藏故得涅盘

人我见的最后一种,也是有见的最后一种。

如来藏是一切生死染法之所依,也是一切出世间涅槃法之所依,于是就虚妄的认为:依如来藏,众生无明有始,如来涅槃有终。

以不解故谓众生有始。以见始故,复谓如来所得涅盘有其终尽,还作众生

从这个道理看,如来藏不是不生不灭吗?本自清净吗?

那众生为什么成众生呢?因为一念无明起。

那如果本来有如来藏然后成了众生,难道不是说明众生本来是佛的状态,一念迷惑就变成众生了,那么众生理所当然必有一个开始的嘛?!

所以,因不了解真如平等,从二元逻辑上,一定会生起这样错误的见解。

这一类的执着 “以见始故”,有开始当然有结束,而且返妄归真的如来藏真如心,和我们所谓众生未迷之前的如来藏真如心,不是应该平等么?“心佛与众生是三无差别”啊!?平等不二的嘛?!众生既然能从真起妄,如来也理所应当从真复起妄啊?!也应该会再重堕回众生界啊!

持这种观点的认为,如来虽证得涅槃,但保不准哪天一念迷糊又变成众生呢?!所以执众生有始,如来涅槃有终。

这样的观点会产生,主要是因为众生在二元的逻辑思维架构里,要承认一个没有开始的东西很困难,要承认一个没有结束的东西也很困难,因为我们是有限思维、二元思维,所以在哲学命题上到底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直是无解的。

那么,在马鸣菩萨看来,对于这个问题还是要把真如的宝剑祭出来:

云何对治?以如来藏无前际故,无明之相亦无有始

因为如来藏本来就是真如,本来就无始无终,脱离二元边际的范畴。

当你没有理解深信如来藏,没有证到如来藏,会对如来藏有迷惑,有迷惑就有生死、有生灭心。所以,对于醒不过来的众生而言,我们的全体如来藏就是在无明笼罩下的蒙昧状态,即我们常说的“全水即波”,水呈现波浪的状态,众生迷昧、求其水之真相不可得,但真水并没有失去。

为什么佛讲众生无明无始,因为众生从来就没有觉悟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无明虽然与如来藏同于无始,但是因为无明是彻头彻尾的虚妄,没有自体,仅是依水而显现的波,所以说必有结束的那一刻,也就是我们常讲的“全波即水”。虽暂时显现为波浪,但到无明风平浪静的一刻,还是一望无际、平等一味的真水。

因此,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无明没有开始,但是有结束!因为我们从未觉悟,所以没有开始;因为是彻头彻尾的虚妄,所以必有妄尽真显的一刻。

若说三界外更有众生始起者,即是外道经说

因为无明无始,众生也是无始。如果你说众生有一个开始,那就是外道说。

如有某教言:上帝创造世界、创造亚当,觉得太寂寞,又创造了夏娃;中华传说中,女娲娘娘补天,天地太平后也觉得太冷清,就又捏了几个泥巴人……

又如来藏无有后际,诸佛所得涅盘与之相应,则无后际故

为什么诸佛所得涅槃无终?因为跟如来藏圆满相应之故。如来藏超越世间相、无有前际、更无后际、过去无始、未来无终,超越一切二元三际对立分别。诸佛所证之涅槃,究竟圆满地显发了如来藏,完美契合了真如,一得永得,还同本来。

为什么无始、为什么无终?是因为真如本来无始、所以无终,本来不生、所以不灭。

好吧,大家花一分钟时间慢慢理解一下噢!(笑。。)

所以,“执众生无明有始、如来涅盘有终”无有是处。

以上已讲完人我见,下面讲法我见,即所谓的法执:

法执是针对二乘的,二乘已放下凡夫人我的偏执,但是对生死涅槃还是“耿耿于怀”,还有法我见。因为无明还没有究竟离,断了粗相无明,但是细相无明还起作用,因此不了解生死涅槃等空花,只因为迷昧而有生死。

凡夫执着人我、执着五蕴色心,迷于人我、困于人我,为了这个“我”不择手段、起惑造业,所以流转生死。凡夫一直固执一个可以主观把握、可以主宰、可以操纵的一个自性我,而这个“我”恰好是把我们带向轮回生死的真凶。

佛陀善巧说法,先跟你分析这个“我”---这是四大、这是五蕴法。。地水火风、色受想行识和合而起的身心,不要再迷执了。可为什么我们又觉得如此真实,如此实在呢?佛陀又告诉你,这些是缘起和合的无常假相,假相的生起需要一定的因缘条件,一旦一个条件缺失,五蕴法就分崩离析,你所爱恋的我、和你所喜欢的我所,也就统统没有了。因此在人我执烦恼障的时候,佛陀大多讲的是:你要去观察无常,以及无常带来的空、苦。

二乘行者听了,这就是绝对的真理啊,于是就依教奉行放下五蕴,断贪嗔痴烦恼,追求了生脱死。于是认真地戒定熏修,不再迷恋和执着这个五蕴和合的假我,最后破尽见思惑、了脱生死、证得寂灭涅槃,在二乘看来,这已经是最究竟、最完美的终极解脱了。

但在马鸣菩萨看来,二乘这是“妄取的涅槃”,因为怖畏生死而求涅槃安乐,舍一得一,相对生死而安立涅槃,这只是佛陀不究竟说的一个方便法而已。当然,说这个话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心虚,因为我第一步还没有做到,没有究竟破掉人无我、破尽见思惑。之所以跟大家一步步描述,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前面还有这些工夫必须要做。当你真正断尽贪嗔痴、见思惑,真正到了所作皆办、不受后有、证取涅槃的时候,我们再来看这个涅槃,究竟是化城,还是宝所。

因二乘人执着实有生死可断、涅槃可证,耽空守寂、执着寂灭出离故,反成所知障,无法进一步深入学习,断除无量的尘沙惑,以致难以生起菩萨的六度万行而真正灭去无明、度化众生、成就最终无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因此,对二乘阿罗汉而言,法我执障碍断无明、证法身,因此也是必须要破的执着。

【解释分】·对治邪执---辨治法我

法我见者,依二乘钝根故,如来但为说人无我

依二乘根机,只说了五蕴法空,色心人无我,断烦恼、证寂灭。

以说不究竟,见有五阴生灭之法,怖畏生死,妄取涅盘

佛陀为什么对二乘行者有保留?觉得二乘根机比较钝,因为他们以分别事识在用功,即我们通常说的格局比较小。我们看过《法华经》的知道,法华七喻中有一大半都在破法我执,以“穷子喻”比喻二乘钝根。(公案详参《法华经》)

那为什么先讲五阴生灭法?为让大家知道所谓的人无我、无常苦空,让大家求出离。佛陀在《法华经》用了“火宅喻”,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四面火起,先出来要紧。于是安立了一个幻化涅槃城,《法华经》有“化城喻”说明,是让行人中途休息的地方,宝所还在前面,不要把休息处当究竟安乐安隐地,这个化城就是二乘所执取的偏真涅槃。

既然佛陀说不究竟,那么,如何才是其究竟本怀呢?

《法华经》末后开权显实、会三归一的时候,才说真正佛陀出世的大因缘,就是为了开示众生佛之知见,令众生悟入佛之知见。

为什么要开示?因为无明覆盖了真如,真如就是我们的佛之知见,所以佛陀出世就是为了告诉我们,我们的如来藏、真如还在,不要再被无明烦恼所覆盖;然后再教之于法,引导大家要悟,去除无明的障碍。在《法华经》中有“衣珠喻”说明你的如来宝藏、真如宝藏从未丢过,但是你却背着他流浪,托着金饭碗讨饭。因此要开示大家悟入佛之知见。

对于二乘人,佛陀先破妄,对声闻缘觉先方便权说令其出离。但是二乘人当真了,见到五蕴无常真实大苦,于是厌离生死、求取涅槃,认为涅槃寂灭最究竟安乐,于是就堕入偏、小、有局限的小乘境界。

云何对治?以五阴法自性不生,则无有灭,本来涅盘故

此处要点是“本来涅槃”。所谓本来涅槃,就是真如,就是真如的性德;不生不灭就是真如的功德,而灭生、取灭,这些都是二乘的相待之法。因此《法华经》火宅喻中,大富长者对于救出来的孩子都给予了最好的大白牛车,之前说的羊车鹿车都是方便权巧说而已。

《证道歌》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所以说,五阴的自性当体就是如来藏的本身,本来就不生,不生何来灭,自然是不生不灭,真如涅槃。

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开口就说了这一句话:“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明心见性要见的就是一切众生就是我们众生自我本具的如来智慧功德,你要真实见,你要知道他的功德,他是本无善恶、非有非空、不生不灭、自性涅槃、常乐我净、诸德具足。引导二乘人也是这样,你只有真正悟入佛之知见、真正看到你本来涅槃的自性真如功德以后,你才会真正知道成佛才是最终的目标,才能真正破法我执。二乘人到信位开始相信真正有真如,到了地位才能真正断无明见真如。所有涅槃目标都是向真如而去。

以上是根据二乘讲的辨治法我,回小向大,会三归一。

【解释分】·对治邪执---究竟离执

人我执、法我执,最后还要究竟离执。

执人我、执法我,还是在相待法中,而“究竟离”即是要破能所、破相待,最终回归真如不二的宗旨。因为众生执着无量,所以要舍离的、要破的邪执也是无量。

复次,究竟离妄执者,当知染法净法皆悉相待,无有自相可说

要知道,染污法也好、清净法也好,都是对待的假名;觉和不觉也是对待的假名,都是相待而行,对染说净、对净说染,须破相待的二元,回归纯圆绝待的真如。

前面我们学习真如门,知道真如的本体言不可说、思不能到、与一切众生的妄念不相应等等,前面五节课内容都在讲生灭门、觉和不觉、染熏和净熏,都是在说相对和相待法,可是讲述这些的目的,就是引导我们从相对相待进入到不二和绝待;从生灭悟到不生灭,所谓生灭灭已、寂灭为乐,即随顺入真如门。所有能分别出来的都不是真如绝待之体,叫无有自相可说。

是故一切法从本已来,非色非心,非智非识,非有非无,毕竟不可说相

举例色心、智识、有无,不仅世间有漏法是相待的;出世无漏法的净法也是对着世间的染法而安立的。所谓生灭垢净、生死涅槃,都是随着众生的执着而有无量无边的相对相待法。

《心经》中也有破二边的对待:“无眼耳鼻舌身意”,非心;“无色声香味触法”,非色;“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智亦无得”,离一切凡情和圣解、智识的对待,非智非识;“色不异空”,非有;“空不异色”,非无。离二边显中道,“远离颠倒梦想”,能所双亡,悟入中道第一义谛,证得究竟涅槃。

真如“毕竟不可说相”,说,无法表达真如的真相,一开口就会错过真如,一动念就会远离实相,因而是唯证相应的真如。

而有言说者,当知如来善巧方便,假以言说引导众生

本不可说,“而有言说者”,如来说法四十九年,说般若二十二年。为什么呢?因为众生不借言说则无法见到诸法实相,所以诸佛如来周十方、遍法界而出广长舌相,说种种法门,但是最终---“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种种说都是权巧方便说,都是因二边显中道,都是为了破你的执着,都是“药”,有病就吃药,没病就放下。

所以,《金刚经》云:“佛所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都是权巧方便,不要着这个法相。

其旨趣者,皆为离念,归于真如

“为学日增 ,为道日损”,佛法是减法,是扫荡法,经典中种种“非、无、不”等词语,都是为了扫荡一边的执着,并且扫荡以后还要不着痕迹,生灭灭已、归复真如。

这才是佛陀最重要的本怀,说了那么多方便法,其实都是实相法的铺垫,都是为了开权显实、离二边显中道,让众生脱去一切的妄念尘累、二边情执,悟入一乘佛之知见。

以念一切法令心生灭,不入实智故

于一切法中,一念分别、即一念无明起,业识、转识、现识等三细六粗种种生灭相续,发动烦恼障、所知障,起惑造业,流入轮回,背离真如,这就是生死。

“不入实智故”,一旦起心动念,即不能随顺真如的实相智慧,因真如无念离相的境界,唯证相应。

所以,看到这里,你是选择还是不选择、你是执空还是执有、你是放下还是不放下,其实都是邪执,因为真如就是无念,从来没有那么多分别。我们今天讲分别,无非是为了辨症治病而已。要知道,真心是永远不会在执心中,只要你起心动念就一定是二元,你总会做出执或不执的决定,这个决定一旦产生,你就已经被执念所左右。但是真如从来不生不灭、不取不舍。

关键是---你能否信到、见到这个本具真如心,你是否通过真如门和生灭门的学习,深入洞察众生生死的根本原因,是否真实了解并随顺真如的功德,你是否能够发心愿意真正彻见、彻证真如?!而学习《大乘起信论》,起信、随顺的,就是这个一切众生与佛不二的真如一心。

【 回 向 偈 】


诸佛正法贤圣僧 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闻思修功德 回向有情愿成佛

愿诸众生 具足安乐及安乐因 无缘大慈

愿诸众生 永离苦恼及苦恼因 同体大悲

愿诸众生 永具无苦之乐 法喜充满

愿诸众生 远离贪嗔爱执 住平等舍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