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永福禅话 - 大德开示
《大乘起信论》第五讲内容回顾 发布时间:2018-03-02  点击率:483


【 皈 敬 颂 】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离欲真净甚深微妙法

南无西天论主马鸣菩萨

归命尽十方  最胜业遍知

色无碍自在  救世大悲者

及彼身体相  法性真如海

无量功德藏  如实修行等

为欲令众生  除疑舍邪执

起大乘正信  佛种不断故


十方三世一切佛

一切菩萨摩诃萨

摩诃般若波罗蜜

| 正文 |

前面讲的生灭因缘、生灭相,都不离“真如”和“无明”这两大主题,“重要事情说三遍”,今天要讲的内容也依然离不开这两大主题。

我们当下所感知到的这个身心世界,其实就是“真如”和“无明”这两股染净力量,此消彼长、角逐熏习而成,所以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染净熏习。

【生灭门】•染净熏习--分立示名

复次,有四种法熏习义故,染法净法起不断绝。云何为四

首先,马鸣菩萨把真如和无明这两块蛋糕切成四块。

一块是真如,一块是无明,后面的妄心和妄境两块也是无明。因为有无明才有妄心,有妄心才有妄境,所以三、四其实是无明染因的结果。

真如、无明、妄心、妄境界,这四个染净熏习的主角就是真如和无明两大BOSS。染法切成三块,因为众生尚在轮回染缸里,染法是众生烦恼生死根本的原因,所以更需细化了知。

一者、净法,名为真如

   所谓“净法”是针对染法而言,真如本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只是相对于无明的染,我们说真如的净。真如在此处既是名词,也是动词、形容词,表示究竟真实,如如不动,众生本具与佛不二的自“性德”;同时真如还可以生起清净的,如实不空的功德。因为能够熏习净法、起发净的“修德”,故归之为净法,此净是脱离二元垢净的真如净。

二者、一切染因,名为无明

   一切粗细烦恼的大本营就是无明,对真如净法无所明了。能熏习、转生、增益染法,所谓的贪嗔痴、邪见、粗细的见思烦恼、尘沙惑,烦恼障、所知障,都是因无明而生。

三者、妄心,名为业识

“妄心”,此处推举业识为代表,狭义特指阿赖耶识;广义上还包括由无明而起的转识、现识、智识、相续识,即五意。

业识是无明的一个果,一念不觉而生。我常说真如和无明两个大BOSS,也是方便说,其实无明也是真如而起的。因为无明对真如的不觉,就生起了业识,业识生转识,转识生现识,现识生智识,智识生相续识,然后执取、计名、起业、业系苦。。就是三细六粗,还是这么一个生灭流转循环大链条。

四者、妄境界,所谓六尘

有妄心必有妄境界,“所谓六尘”,包括心内法尘和外面的五尘境。由业识起转识、现识的时候,转识吸纳阿赖耶识上五尘的种子,如镜现相、现起了现识的现量境,本无分别亦无染污。但是,因为有了智识的分别,就变成了妄境界,于是就有了分别、好丑、可爱不可爱、有好有恶等种种差别。

妄境界由妄心而来,所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春天的花、秋天的月是现量境,本是清净美好的,但因为我们心头的“闲事”,因为你的贪嗔执取,反变成挂碍,成了一个染污的妄境界。

总结来说,净法真如一种;染法有无明、妄心、妄境界。因为我们众生沉沦在生死染缸里,所以对这个染法要讲得细一点,然后大家就知道怎样走出去。怎样才能把一块白布从染缸里拿出来呢?是需要一点技巧的哟。(笑)

如图:


【生灭门】·染净熏习--熏习喻义

熏习义者,如世间衣服,实无于香,若人以香而熏习故,则有香气。此亦如是

俗话说,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说,你与某个东西特别亲近,熏习浸染、臭味相投,那么你就会沾有相同的气息。

“习”字跟熏字还不一样,“习”繁体字在说文解字里是从“羽”的,就好比小鸟学飞反复练习,一直到形成善巧与惯性。所谓“熏习”,因为长期的浸染,反复的“熏”,就成了一种习气或者惯性。坏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好习惯乃至成佛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就的,中间有大量净熏的过程,要亲近净法,还要反复相续、不断地习,然后我们才能把烦恼习气的惯性,转化为智慧相续的惯性。

真如净法,实无于染,但以无明而熏习故,则有染相

无明染法,实无净业,但以真如而熏习故,则有净用

此处讲了染熏和净熏的道理。常近染法,白布渐渐会变得脏污不堪;如果是块脏布,常用清水洗涤,也会渐渐变成清白净布。那么这是一个比喻,实际上,熏来熏去到底熏的是什么?实际就是我们众生皆有的“披毛由此得,作佛也由它”三点一弯勾的---“心”。

染和净就是两股风、由这两种力量的角逐,形成当下所受用的美丑世界,包括我们的烦恼、习气等一切心的苦乐现象。我们试着可以返观自心,一天的善念恶念孰多孰少,每晚临睡前倒杯水静一下,观察一下这一天念头起了多少善多少恶。善念恶念的多少决定将来染或净的惯性。若我们的心时时刻刻沉浸在佛法中,那么将来的解脱一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生灭门】·染净熏习·染熏·流转总相

云何熏习起染法不断

染污法是怎么生起,而且相续不断生死地流转呢?

把它分三段:妄心,妄境界,业系苦相。

所谓以依真如法故,有于无明;以有无明染法因故,即熏习真如,以熏习故,则有妄心(阿赖耶识)

“无明”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只是对真如产生的迷妄;是对真如的无知、无所明了的妄心。

“以熏习故,则有妄心”真如因无明一念不觉发起业识,由如来藏转成众生染净和合、非一非异的阿赖耶识。

以有妄心,即熏习无明。不了真如法故,不觉念起(业识),现妄境界(转识、现识)

“不了真如法故”,无明就是对真如法不了解;“不觉念起”,一念不觉生三细(业识、转识、现识),由妄心现妄境界。“妄境界”就是转识起现识,有见分、相分,有能见相、所见相,如镜中现起影相。

这里的要点除了一念不觉生三细的过程,还有就是:我们不要认为先有真如后有无明,或者认为无明是从真如生出来的一个新的东西。我们通常讲无明是“无始无明”,它与真如在众生的境界中,无始以来就是非一非异和合共生的。如矿中有金,是石渣和真金夹杂在一起;或者是璞玉还未雕琢前的这么一种状态。不要认为是从真如中生出来的,如果说真如可以生长无明,那么佛也可以退变为众生!?这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但又必须要去认知的一个刚性实相。对此佛法中用了很多比喻:如“空花”、“水月”。无明就是对真如迷失的虚幻相。比如,眼翳者看到空中有一朵花,此花从何而来?不是眼睛出来,也不是空中出来,空中现起了这么一朵花,是由于眼病生起来的。“水中月”也是一个道理,水里现起了一个月亮,这个月亮是天上真月的一个倒影,我们在水中看到的月亮也不是水中生起的,我们虽然看到水中有月,但是这个月亮不是水所生起。同样,我们虽然有无明,但是这个无明并不是从真如上生起来的,而是对真如的一种迷失,或者叫一念不觉,由于对真如的迷妄和无知,就转成了无明。

这个无明不觉一再增长,就辗转而成三细六粗轮回境界。

以有妄境界染法缘故,即熏习妄心(智识、相续识),令其念着(执取、计名),造种种业(起业相),受于一切身心等苦(业系苦相)

有了前面的妄境界,经过智识的分别,再相续分别不断就是相续识,因妄境熏习故,妄心就被放大了。于可爱境生取、于不可爱境生舍,产生执取相;再念念不断相续叠加,越熏越执着,然后因惑造业,贪取六尘为满欲望不择手段;因“造种种业”,最后形诸轮回的业系苦相,“受于一切身心等苦”。

就是:真如→无明→妄心→妄境界,然后阿赖耶识→业识→转识→现识→智识→相续识→执取相→计名相→起业相→业系苦相,把前面的三细六粗又过了一遍,这是流转的总相。上节课讲过,不再详述。


以上讲了染熏的总相,下面是关于其差别相。

【生灭门】·染净熏习·染熏--差别相

此妄境界熏习义则有二种,云何为二

   先讲妄境界,粗的层面,分二:

一者、增长念熏习

因为虚妄境界熏染的力量,妄境界现前,妄境生妄心,妄心再相续不断地攀缘妄境,就能助长妄念的染污分别,这就是所谓的智识。如我们所谓的“见钱眼开、见色心迷”等,在美色、名利当前,很少有人能不动心。让你起贪心,让你无明念不断辗转增长、炽盛,这是“增长念熏习”,是智识和相续识的境界,增长我执和法执。

二者、增长取熏习

起心动念后,下一步就是去抓取,看到一朵花很漂亮,我想要,然后去摘。属于六粗境界中的执取相、计名字相,也是我们凡夫日常在做的事情,分别、贪爱、执取。如图:


妄心熏习义有二种,云何为二

   这是从妄心烦恼的角度来看无明惑和见思惑对我们生死的熏习影响。

一者、业识根本熏习,能受阿罗汉、辟支佛、一切菩萨生灭苦故

此处讲的是无明的熏习,业识根本熏习就是根本无明,能够使四果阿罗汉、辟支佛、权位菩萨、三贤位的菩萨等,只要未破无明的,都是只断见思惑、尘沙惑,只断三界内的分段生死,还没有断三界外的变易生死。

这里的见惑思惑、俱生我执、分别我执都已经断了,但是还有无明惑未全断。从初地到二地,每突破一层境界,每破一分无明开显一分法身,都是一种进化和成长。如从初地到二地,就是初地死二地生,以此类推,因移果易、变易胜进。所以,变易生死就是一种“进化中的生死”,俗一点说就是“成长的烦恼”,还有一段路要走,这就是圣者受无明惑影响还存有的微细生死。

二者、增长分别事识熏习,能受凡夫业系苦故

三界内的生死就是因凡夫受见思惑、尘沙惑所困而生。分别事识就是意识,六根对六尘,可以分别六尘的境界,好的不好的,我的他的,喜欢恶心等。分别事识带来的后果就是增长邪见、贪执,增长见惑思惑尘沙惑,让我们流转三界之内,受分段生死之苦。

分段生死,就是我们有形体、有大小、有男女、有长短、寿命也有长有短(一期一期的寿命),与变易生死不一样,变易生死好比从科长到处长这么一个舍一得一的过程;但在分段生死里,这一期生命结束另一期生命开始,这是依于分别事识熏习,依于见思尘沙惑而有这个三界之内的轮回生死之苦,就是凡夫和一些尚未解脱的修行者主要受的苦。

以上是从妄心层面讲了两种生死,也算是一种熏习,业识根本熏习对应的境界是无明、三细、二粗;增长分别事识对应的是从相续识、分别事识,乃至于六粗后面的四相境界。圣者的变易生死,凡夫的分段生死,也是比较刚性的知识。如图:


无明熏习义有二种,云何为二

一者、根本熏习,以能成就业识义故

这里“成就业识”只是略指其一,其实从根本无明熏习起业识、转识、现识,“境界为缘长六粗”,再往下就是智识、相续识……和我们上面所讲的流转总相一样,即是从细到粗“种子起现行”的熏习过程。

二者、所起见爱熏习,以能成就分别事识义故

因我们的见思惑、见爱烦恼,它所增长的贪取的惯性,能够增长我们的分别事识,增长我们的分别我执、俱生我执、分别法执、俱生法执,能够染污、增长第六意识(即分别事识)。这里也是以一概总,实际就是从粗到细“现行熏种子”,见爱贪取不断增益无明习气的熏习过程。从我们的起心动念、贪取造作,不断增长分别事识,再到增长相续识、智识,最后成为我们阿赖耶识中深积如山的无明习气种子。

染熏差别相中,马鸣菩萨从妄境界、妄心、无明,这三个角度给大家做了一个概说。如下图:


染熏讲完,讲净熏。净法的修习是一个还灭过程,即我们通俗讲的---“了生脱死”的过程。此段内容前面也讲过,大家应该不会陌生。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还灭总相

云何熏习起净法不断

我们说众生皆能成佛,怎么样成佛?只有在净法的不断熏习下才能成佛了生死!

所谓以有真如法故,能熏习无明;以熏习因缘力故,则令妄心厌生死苦,乐求涅盘。

因为我们本有真如自性(本具的善根)发动,我们与佛平等的智慧宝藏,在六根门头时时放光。我们未学佛前是不知道的。现在通过善知识开示、我们闻法而生起厌离生死苦恼,追求涅盘安乐的意愿和动机。发起出离心、菩提心,这是第一步。

以此妄心有厌求因缘故,即熏习真如,自信己性十信。名字觉

“以此妄心有厌求因缘故”,修行发心,是利用我们的妄心来开启真心。如修习四念处,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我无我,从无常观和不净观,观察到执着我多么的虚妄和徒劳(苦、空)。利用我们的分别心,发起厌离生死的出离心,寻求涅盘的菩提心。我们不再去追逐所谓的五欲享乐,而是反过头来观察孰善孰恶,观察我们的分别和见爱烦恼带来的大苦,由苦空、无常---观达无我,最后了悟无生。

“自信己性”,真实了知我们有与佛不二的成佛本钱、与佛不二的平等法身,相信自己有真如佛性,从来没有丢失过。即入信位、名字觉次第境界。

知心妄动,无前境界,修远离法。(背尘)

  《楞严经》说:由众生不知常住真心,在无明所覆下,妄认四大为自身,六尘缘影为自心,故有轮回诸般妄境界。因为善知识开示,了知妄想不真,有了厌求因缘(厌生死苦、求涅盘乐),精进修远离法、出离心。渐渐“背尘”,破见思惑烦恼障、破尘沙惑所知障。以《六祖坛经》中神秀大师的修行口诀:“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而言,不断以净法熏习,如磨镜般,垢净明存,即是离染去妄的功夫---“背尘”。

以如实知无前境界故,种种方便,起随顺行。(合觉)十住、行、向。相似觉

“以如实知无前境界故”,已如实明心见性,了知“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哪里有什么真的外境呢,都是妄心、妄见、妄境的攀缘生灭尔。所以“种种方便”依性起修,进求涅盘“随顺真如而行”,渐渐妄尽真圆、合于真如的本觉---“合觉”。

以上境界相应于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贤位菩萨相似觉的次第。

不取不念,乃至久远熏习力故,无明则灭十地。随分觉

   了知一切境界虚妄,“不取不念”,是初地到十地的功夫。从前面的破我执、破法执,到这个次第是破无明,不取不念行于中道正观。

  “不取”:不再贪爱执取;“不念”:不再分别缘念。“贪爱执取”是烦恼障,“分别缘念”是所知障。破烦恼障、所知障;断见思惑、尘沙惑后,登地菩萨消一分无明现一分法身,念念背尘合觉,心心随顺真如。经历长劫修行,到最后十地满心,等觉入妙觉,破最后一分无明。

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境界随灭。以因缘俱灭故,心相皆尽,名得涅盘,成自然业等妙、究竟觉

“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境界随灭”:一切妄心不生,一切虚妄境界当下也就自然消亡。无明的根断了,无明的枝叶、生死轮回的烦恼花果也就彻底脱落了。

“以因缘俱灭故,心相皆尽”:染法的因---无明灭了,染法的缘---妄心灭了,染法的果---生死轮回的妄境界也自然灭了。“心相皆尽”:三细六粗,五意六染,一切妄心的生灭流转,这一系列的虚妄游戏通通OVER,永远结束!

“名得涅盘,成自然业”:此涅盘的所证就是真如本觉,就是我们众生与佛不二、非从外得、本来就任运具足的独朗天真,故名“自然”。 “业”是造作义,此处是指大成就者利益众生的功德造作。在唐译本中作:“成就种种自在业用”,就是赞叹成佛以后所起的无量无边自在利生功德。

以上讲了净熏的总相。下面讲净熏的差别相,分为:破妄、显真,两大部分。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破妄

妄心熏习义有二种,云何为二

妄心熏习前面加了“破”字,为区别于染法里的妄心熏习,此处是净法熏习,就是破妄的熏习过程。

一者、分别事识熏习,依诸凡夫,二乘人等,厌生死苦,随力所能,以渐趣向无上道故

   所谓“分别事识熏习”,此是我们初机学人的最初下手处。从断贪爱执取开始,破妄心见真心,从根尘识中起境界对治熏习。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厌生死苦、求涅盘乐”,由观无常无我得证无生,这就是凡夫和二乘人的初下手处。然后“随力所能,以渐趣向无上道”。如《法华经》里很多大阿罗汉,虽然证到无学极果,但是不知道自己本有的佛性。经中佛陀为其开示佛知佛见、示教利喜,一一授记:‘汝于来世,当得做佛!’令各大阿罗汉回小向大,发起菩提心,渐渐趋向一乘道,终达涅盘宝所。

若没有值遇佛陀圣者出世、或听闻善知识的开示,加之我们尚未明心见性,没有力量直接从意上、从无明细法种子上去用功,只能从粗相的意识、分别事识下手,以闻思发心,戒定慧熏习,有烦恼可断、有涅盘可证,这属于渐进的修法。

以上是小根机者的熏习,下面讲利根者的熏习。

二者、意熏习,谓诸菩萨发心勇猛,速趣涅盘故

  “意熏习”,意就是“五意”,业识、转识、现识,还有智识、相续识。这些最微细、非凡夫二乘所能了知,是法身菩萨的境界。

   大菩萨“发心勇猛”,发大菩提心,依大乘圆顿法勇猛精进;同时知道生死的根本是无明的不觉,知道成佛的根本所依是我们人人本具的、与佛不二的本觉真如,已能够确信不疑。所以,利根菩萨修圆顿大乘法,都是直向心地下功夫,直接从无明的大本营、向意根入手,全是心地风光。《六祖坛经》云:“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乃至后来的禅宗“打七”,就是打七识意根,也是直接从心地下手。禅堂常常挂一联句:“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意熏习”接引最圆顿根机,修圆顿法,获圆顿证,故而“速趣涅盘”。

上面讲了两段起修方便的差别:钝根从意识(粗相,境界外缘等)下手;利根从意根(心地)下手。但实际上,意和意识的起修,通常是不可分的。唯识中有:“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上圆”,所以六识、七识是我们修行共通的基本下手处。所谓大根器、利根器,善根深厚的众生或者迷障少的众生,实际是都是多生多劫已经历过一层层的熏习,故而见爱烦恼、尘沙惑的覆盖比较浅,所以一出头来,能直缘大乘圆顿法当下起修。

《楞严经》观音菩萨耳根圆通,首先入手的也是分别事识,用的是耳的根识。一般众生耳朵就是随着声音走,分别好听的不好听的。那观音耳根圆通是什么?“旋闻与声脱”,把听声的分别识收回来;“反闻闻自性”,即“以识导性”,从比量到现量,不再去追逐、分别、贪染声尘,从而斩断“意”根的贪染执着。

而参禅参话头,实际也是“以妄心见真心”、“从分别到不分别”的一个过程。所以,祖师常说:“参禅要离心意识参”!参禅入手虽然用的是一个分别意识的“话头”,但是你又要离意识,向意根用功、从而斩断妄念众流、从而明心见性。

我们学习智者大师《六妙门》时,前面的数、随、止、观之前都是分别事识的内容。到还、净的时候已经离能所、离垢净、离生灭、离取舍之心,最后无所得,走过的路、用过的法,最后的脚印通通擦掉。

所以,两种破妄的熏习,虽各有浅有深、有高有低的路径不同,但一定是从分别事识这里方便入手。


以上两个层次都是讲破妄,下面讲显真,显真分三:

自体相熏习;用熏习;权实差别。如图: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显真-体熏

真如熏习义有二种,云何为二

一者、自体相熏习,二者、用熏习

本来分为体、相、用三个。“体”,是指心的真如自性,大乘摩诃衍,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就是真如的自体。因为“相”就是真如即体之智相,所以此处“体、相”合说,不分开表述。而“用”,是外缘或事相作用的熏习力,马鸣菩萨在后面再另外别述。

自体相熏习者,从无始世来,具无漏法,备有不思议业,作境界之性

“自体相熏习”,真如本具的理体和智相,从根本、平等、究竟的意义上,是我们和佛、一切的圣贤、乃至一切众生,本来就具足的一切功德、成佛本钱,依此作为转染成净,生起净法熏习的原动因,此亦是我等众生成佛之正因,。

六祖大师云:“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他老人家悟到了,就能依自体相直接熏习起修,而我们没有明心见性,所以用不上力。

依此二义,恒常熏习,以有力故,能令众生厌生死苦,乐求涅盘,自信己身有真如法,发心修行

因为我们有成佛的可能性、本有的家珍---不二真如法,所以我们可以成佛。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念佛即可往生成佛,念佛机念一万年也不能成佛,因为我们有不二真如这个成佛正因。

古德有云:“万物皆备于我”。这个自性无漏功德是本具的、不从外得,不是佛赐的,也不是修出来的。正是因为本来就有,故能修出;若本来没有,修一万劫都修不出来。

正是“自信己身有真如法”,为了不负己灵---本具的成佛正因,所以我们要生起真实不虚的出离心,随顺真如、自觉觉他,踏上寻求真理的解脱之路。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显真-释疑

问曰:若如是义者,一切众生悉有真如,等皆熏习,云何有信、无信,无量前后差别皆应一时自知有真如法,勤修方便,等入涅盘

此时有人怀疑了,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们皆有佛性,个个能成佛。但是,有几个人成佛呢? 如你说所,真如一切众生本自具足,就应该是平等受熏,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现在我们应该早就圆满涅盘安乐。你看这个世间有信有不信,有善有恶,有天堂地狱...为什么还有这样无量的一切差别呢?

答曰:真如本一,而有无量无边无明,从本已来,自性差别,厚薄不同故。过恒沙等上烦恼,依无明起差别;我见爱染烦恼,依无明起差别;如是一切烦恼,依于无明所起,前后无量差别,唯如来能知故

马鸣菩萨回答说:虽然有佛性平等本一,但是众生在迷啊!因被无明所覆盖,根性各有差别,善根恶习厚薄不一,所以成佛了悟有早晚。

差别在哪里呢?就是“恒沙烦恼”---尘沙惑;“我见爱染”---见思惑。众生覆于所知障、烦恼障,无量法不能了知,无明烦恼让我们贪嗔痴邪见爱取不停止;因为这些障碍,“如是一切烦恼”,都是因为无明这个大BOSS而起。这些 “前后无量差别”相,所谓的善恶、顿渐、迷悟等众生种种根机心性,“唯有如来能知故”!

所以就知道,一切众生皆有佛性,那佛和众生为什么不同?就是因为佛是背尘合觉;众生是背觉合尘,种种无明见思尘沙覆盖,根机有上有下,善根有厚有薄,佛性虽同,但众生和佛陀因迷悟而导致的苦乐缚脱天渊之别啊!

接下来,马鸣菩萨全面揭示成佛 “三因”:在《大般涅槃经》中:正因、了因、缘因---“三因佛性”;在天台宗里立名:法身德、解脱德、般若德---“三德密藏”。叫法不同,实际同一概念,都是众生成佛必须具足的本钱。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显真-三因

又诸佛法,有因有缘,因缘具足,乃得成办

无论世出世法,因缘具足了,事业才能成办。修行佛道若缺少“三因”中的任何一因,都不可能成佛。

以譬喻说明:

如木中火性,是火正因(正因),若无人知(了因),不假方便(缘因) ,能自烧木,无有是处

“木中火性”,木头中具有可燃之性,是火的“正因”。

“若无人知”的“知”,就是知道木头能燃烧的这么一种“了因智慧”。了因就是知道我们有成佛本钱的这么一种智慧,例如空性的智慧,一切智、道种智,种种智慧就是“了因”。

“不假方便”:方便,就是生火的方法和手段,也即所谓的“缘因”。没有方便缘因,木头自动燃烧,是不可能的。

众生亦尔,虽有正因熏习之力,若不遇诸佛菩萨善知识等以之为缘,能自断烦恼入涅盘者,则无是处。若虽有外缘之力,而内净法未有熏习力者,亦不能究竟厌生死苦,乐求涅盘

与木头的正因、了因、缘因同理,对比到众生修行成佛也是一样,众生虽本具佛性,但真如佛性的真理自己没有了知(无了因),还没有遇到诸佛菩萨善知识开示悟入,能自己断烦恼入涅盘的,无有是处。

还有一种人,虽然有外缘的助力,有佛菩萨说法点化,但是自性觉悟还没有生起,即所谓的“内净法未有熏习力”,还是一个睡佛,还没打算觉悟,还会在轮回继续因循堕落下去。所以,自我感觉太好的,“不能究竟厌生死苦”,不会真发心学佛“乐求涅盘”。这种众生就算佛陀现身说法,喉咙喊破了,他也不会上船,就是尚未具足得度因缘。

最后一段,是讲因缘具足的情况:

若因缘具足者,所谓自有熏习之力(正因),又为诸佛菩萨等慈悲愿护故,能起厌苦之心,信有涅盘(了因)。修习善根,以修善根成熟故,则值诸佛菩萨示教利喜(缘因),乃能进趣向涅盘道

“若因缘具足者”,具足与佛不二的真如本觉(正因);并且自信己性,自信有涅盘、自信能成佛(了因);精进“修习善根”、自利利他(缘因),修出离法、随顺真如,背尘合觉。至善根成熟,再遇到诸佛菩萨临门一脚“示教利喜”,于是证不退转、趣向涅盘解脱大道。

所以,若欲了生死成佛道,必须因缘具足,方能成办自利利他的菩提事业。三因成就后即转成---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

下面讲差别相的用熏习,用熏习主要讲缘因,即诸佛菩萨加持功德的外缘之力用。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显真·用熏-差别缘

用熏习者,即是众生外缘之力。如是外缘有无量义。略说二种,云何为二?一者、差别缘,二者、平等缘

外缘有很多种,自力之缘、他力之缘,自己要想修习,勤修善根,诸佛菩萨护念,示教利喜。这就是自力他力之缘,速趋涅槃,获得解脱。

外缘略说有两种:差别缘,平等缘。

先讲什么是差别缘?即诸佛菩萨摄受众生外缘之力的种种差别相。

差别缘者,此人依于诸佛菩萨等,从初发意始求道时,乃至得佛,于中若见若念;或为眷属父母诸亲;或为给使;或为知友;或为怨家;或起四摄;乃至一切所作无量行缘;以起大悲熏习之力,能令众生增长善根。若见若闻,得利益故

“初发意始求道,乃至得佛”:从初发心开始求佛道,一直到成佛的过程中,都有无量的佛菩萨,为了度我们,或示现为我们的“眷属父母诸亲”:例如释迦牟尼佛的儿子罗睺罗、堂弟阿难、提婆达多、姨母摩诃波阇波提,都在佛陀影响下走上解脱之道。

“或为给使”:即做众生的佣仆,甘心处于卑下之位来引导度众生。《法华经》中长者为接引自己贫穷自卑的儿子,化妆成扫厕所的小工慢慢靠近和引导他。

“或为知友”:如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参道友间修行互相砥砺修行。

“或为怨家”:即逆增上缘。比如提婆达多,生生世世是释迦牟尼佛的冤家,又生生世世助成释迦牟尼佛的菩提大道。

“或起四摄”:布施、爱语、利行、同事。“乃至一切所作无量行缘”:例如六度万行,菩萨的悲心方便无量无边,以种种大愿大行利益众生。

“以起大悲熏习之力,能令众生增长善根”:不管顺的缘、逆的缘,都是菩萨以大悲心为出发点,为了摄受和利益众生,令我们增长善根,走上涅槃终极解脱之道。

“若见若闻,得利益故”:如果见到、听到,仔细观察,我们身边都有很多啊!你若独具慧眼,都可以得到利益哦!

这是差别缘。差别缘还分两种:

缘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近缘,速得度故。二者、远缘,久远得度故

“近缘”,就是“一闻千悟”,当下得度。“远缘”,就是业障重的众生,闻思很多佛法还是不能发心实践修习;有虽修习但却不得善巧。只是积累一些得度的道种因缘,他日善根慧根成熟的时候,久远才能够解脱。

近远二缘,分别复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增长行缘,二者、受道缘

何为“增长行缘”,有修行人偏重于方便善行。如布施、爱语、利行、同事,重于六度慈悲喜舍,积聚福德资粮为主,以行入,这部分人属于增长行缘。

“受道缘”,着重于明理,以理入,明白以后才能起修。即法行人,说明白了才能信才能行,以修定慧资粮为主,前面增长行缘是积聚福德资粮,此处是积聚定慧资粮。

讲完差别缘,下面就是平等缘: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显真·用熏-平等缘

平等缘者,一切诸佛菩萨,皆愿度脱一切众生,自然熏习,恒常不舍

一切诸佛菩萨皆彻底慈悲,从来不舍弃一个众生,他们发菩提心就是平等利益一切众生。

同体智力故,随应见闻而现作业。所谓众生依于三昧,乃得平等见诸佛故

大菩萨发了菩提心,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不舍弃一个众生,知道一切众生与佛本一体,都是自性心中的众生。“随应见闻而现作业”,就是说随众生根器的大小利钝,诸佛菩萨方便说法接引显现。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看,所谓的“差别缘、远缘、近缘”,不是说佛菩萨的慈悲有偏心、智慧有大小,而实在是因为众生的根器大不相同。观世音菩萨普门示现“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度之”,平等一音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

“所谓众生依于三昧,乃得平等见诸佛故”。想见佛吗?马鸣菩萨告诉我们一个好方法---“依于三昧”。我们见不到诸佛菩萨是因为我们的身口意与圣者境界不相应,被无明见思所障覆,眼睛被蒙蔽,与佛菩萨不在同一频道,又怎么能见得到呢?

最好的方法就是“念佛三昧”,《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念佛念到一心不乱,正定正受,三密相应,自然能见佛,哪怕即生见不了佛,将来往生极乐世界也必能“花开见佛”!

【生灭门】·染净熏习·净熏---权实差别

所谓的“权实差别”就是分别功夫到家还是没到家,相应或不相应。

此体用熏习,分别复有二种,云何为二

一者、未相应,谓凡夫、二乘、初发意菩萨等,以意、意识熏习,依信力故而修行。未得无分别心与体相应故;未得自在业修行与用相应故。(十信、住、行、向)

第一种是凡夫二乘三贤位的权位菩萨,以分别事识第六识而修,完全是依靠善根和信心的力量,但是还没真正见到自性,未了知自己真正与佛不二的真如本觉,只是随顺于诸佛圣教,相信佛陀、跟随佛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依信力故而修行”。

有两种表现:

一、“未得无分别心与体相应故”。未见真如自性,未与法身体相应,还没有得到无分别的根本智;

二、“未得自在业修行与用相应故”。不能显现利益十方的这种无边的不可思议的度生功德妙用,未与妙用相应故。所谓“业”就是诸佛菩萨与智慧显现的功德妙用,属于后得智。

以上一个体、一个用;一个一切智、一个道种智。即是第一类功夫不到家的未相应行者所体现的差别相。

二者、已相应,谓法身菩萨,得无分别心,与诸佛智用相应。

初地以上的法身菩萨,已经登地断无明,已证无分别的根本智。真如本体、智慧妙用都已圆满相应。自度的同时,还能生起无量无边的度生妙用。

唯依法力自然修行,熏习真如,灭无明故。(十地)

   证到了法身不退转位菩萨,随顺真如自然修行,无为功用、任运自成。此时无明分分落、法身分分现,真如的体和真如如实不空的妙用次第显发,灭尽最后一分无明,究竟成佛。

【生灭门】·染净熏习·总说---染断净常

染断净常,就是之前讲过的“相灭体不灭”,灭的是妄心的相,真如的本体不生不灭,这也是刚性知识。

复次,染法从无始已来,熏习不断,乃至得佛,后则有断

染法、无明法虽然是无始而有,但是无明只是真如的虚妄之相,就是无明风吹拂真如水起的波浪之相,求其实体了不可得。虽然我们受无明的困扰,但无明又是如此虚妄;虽然是虚妄的,但又还有熏习的力量,一直到我们成佛以后,无明断尽、一断永断,永远不会再退转。

无明虽然无始,但它有终。比喻来说:金矿炼成金以后,“如矿成金,不复为矿”。哪怕沉冥了一千年的暗室,一旦灯点燃,一刹那间即黑暗消逝、充满光明。所以,无明是彻头彻尾的虚妄有为法,虽然无始,但必然有终。

净法熏习则无有断,尽于未来

真如净法一旦显现发明,直到成佛,尽未来际也不会消亡,因为它就是我们的本有家珍、本来面目和本地风光。所以要坚信,我们精进修行的不会徒劳无功,因为一但明证真如,一得永得,清净光明的智慧功德永远不失、不坏、不退转。

此义云何?以真如法常熏习故,妄心则灭,法身显现,起用熏习,故无有断

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真如法恒常熏习,妄尽情空,法身显现,无明是因缘有为的生灭法,是客人不是真主;真如是无为法,无始无终。所以无明一尽,真如就无始无终、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没有间断,常乐我净。

前面讲过,妄心跟真如是波跟水的关系。无风之时候波浪平息,但是水不会随风而去。“所谓今言灭者,但心相灭,非心体灭。”灭掉的是虚妄之相,真如的真水永远不生不灭;不但不灭,而且无明灭法身显,还能起用无量不边不空的实相功德。

我们怎么成了众生?就是因为无明一念不觉的染熏,从而辗转成习、起惑造业,染污真如湛水而成虚妄生死的轮回巨波。

我们如何才能成佛?若以真如净法熏习直至妄尽情空、染习永断而真心常住;当三因具足、三德成就,无明断尽而真如圆满之时,即是究竟成佛。


【 回 向 偈 】


诸佛正法贤圣僧 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闻思修功德 回向有情愿成佛

愿诸众生 具足安乐及安乐因 无缘大慈

愿诸众生 永离苦恼及苦恼因 同体大悲

愿诸众生 永具无苦之乐 法喜充满

愿诸众生 远离贪嗔爱执 住平等舍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