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永福禅话 - 大德开示
解脱道上的法侣 诺酤罗长者夫妻 发布时间:2017-12-28  点击率:175

第一章  清净和谐的婚姻生活

菩萨的前世父母

孙苏马喇山城(Sumsumaragiri,意译「鳄鱼山」)位于恒河谷中的跋嘎国(Bhaggas,古译:婆祇),世尊曾在此度过他四十五个说法雨季中的一个(MN 15)。

有一次,当佛陀走在这城市的街道上时,一个市民顶礼他的双足并哭道:「我亲爱的儿子!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来看我们?现在请来我们家,让你的老母亲也可以看看你!」

这个人并没有发疯。事实是,他与妻子在前世中曾不只一次是菩萨(成佛前的佛陀)的父母,而是有五百次之多,还有更多次是他的叔叔、婶婶与祖父母。他一直残存一个模糊的记忆,而在他看到世尊时,一切回忆瞬间浮现,令这个老人控制不住自己。即使到了今天,这种事还是有时会在亚洲国家中发生。

理想中的配偶

这个老人是长者诺酤罗父(Nakulapita),他的妻子则被称为诺酤罗母(Nakulamata)。他们一起被佛陀列在「第一」在家弟子中,特别是由于他们对彼此的坚贞。在巴利藏经中,有关他们的简短故事,是描述他们如天神般崇高的夫妻之爱,以及建立在对世尊共同信仰基础上的绝对信心。

当佛陀受邀去他家时,诺酤罗父向他描述他们的婚姻。虽然他很年轻就结婚,但这么久以来不曾背叛过妻子,连想都没想过,更别说是去做。诺酤罗母也作了同样的宣示,夫妻双方都不曾有一刻背弃彼此的忠诚。

在奉献的过程中,两人都表示希望来世能再在一起,他们问世尊要如何做才能实现这愿望(AN 4:55)。佛陀并未排斥这问题或批评他们的心愿。他回答:

如果夫妻想要在此世和乐相处,并在来世再相聚,他们应培养相同的正信、正戒、布施与智慧。如此一来,他们在来世就能再相遇。

佛陀并说出以下的偈(gatha)

双方忠实与宽大,

自制且具正行时,

彼等相聚为夫妻,

充满爱意对彼此。

一路招来多福气,

彼等共住快乐中,

当两人皆持戒时,

彼等敌人徒叹息。

如法住于此世间,

同持戒与伍波萨他,

死后喜生于天界,

享受丰盛之悦乐。

一个具有崇高心愿的男人,如何和他的女伴一起受戒律保护,佛陀在其他地方也有解释。在此他说配偶双方不只持守五戒,更要超越,并在此之上——他们是正直与净心的;当别人求助时,他们绝不拒绝,且永不轻视或侮辱沙门、婆罗门(AN 4:54)。

从这些话中我们不难看出,理想中的配偶应该如此:不只虔信宗教,更要有足够坚定的心,并从日常生活琐事与一切低下与基本的事物中离染。经典中常说到,白衣居士不拒绝别人的请求,且轻易就能放弃自身的欲望或欢乐,这显示对人与事离欲——一种放下与舍弃的能力。由此会产生内心的自由,那是培养智慧充分与必要的基础。行动上的戒,意志上的出离,以及心中的智慧——这些因素一起构成和谐与仁慈的人生。

婚姻生活和谐的先决条件

关于轮回,以及获得一个有利转世方式的知识,在那时的印度是很普遍的。在诺酤罗夫妻的例子中,由于他们事实上记得自己的一些前世,因此无须对此多作说明。世尊简明的回答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对于和谐婚姻生活的先决条件,佛陀在《豺狼教诫经》(Sigalovada SuttaDN 31)中有更详细的解释。?经中说丈夫——有责任的主动者——应以五种方式对待妻子:他应尊敬她;他不应轻视她;他应对她忠诚;他应赋予她掌家职权;他应尽自己所能提供她一切必需品与装饰品。

如果他如此表现自己,妻子会以照顾他的所需为荣;这个家会很平顺;她将谦虚地对待访客与仆人;她将忠实;她将保护他的财产,并善巧与尽职地完成她的工作。

原注

? 见那烂陀长老(Narada Thera)着,《每个人的伦理学》(Everymans Ethics, BPS, Wheel No.14, 1985)。

第二章  互为良师益友的夫妻

停止执着才能解脱

诺酤罗夫妻不只考虑一个有利的转世,他们也关心人世的公义与深入的存有问题。有一次,诺酤罗父问世尊,为何有些人达到解脱,有些人则否。佛陀的回答是:

凡是执着感官认知物件者,无法得到解脱,而一切停止执着者将会解脱。(SN 35:131

这回答非常精简,只有精通佛法者才能完全理解,但诺酤罗立刻就掌握它的涵意。

努力追求智慧以克服死亡

另一次,诺酤罗父去礼敬世尊。他说如今已年老体衰了,难得有机会看见世尊,佛陀可否出于慈悲给他一句心灵箴言,供他修持与珍藏?佛陀回答:

身体受制于疾病与衰老,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是个负担。因此人们应该如此训练自己:「虽然我的身躯生病,但我的心不应该生病。」

不久之后,诺酤罗遇见沙利子(Sariputta)尊者,沙利子对他说:「长者!你的举止平静,相貌安详,你今天是否有从大师那里听闻佛法开示?」

「正是,」诺酤罗回答:「世尊今天以甘露法语安慰我。」沙利子听他说完之后,对佛陀简明的话语作了一个完整的解释,说明藉由不认同五蕴为「我」,以克服身体的疾病。大限到时——它是无可避免的——事物的消逝会变得很明显,但修行者不会绝望,而是以平常心冷静地看待。他的身体会凋零,但心将保持完好(SN 22:1)。

不只诺酤罗父努力追求智慧以克服死亡。他的妻子在这方面和他一样,这由另一件事可以看出(AN 6:16)。当她丈夫罹患重病时,诺酤罗母如此安慰他:

别因为放心不下我而忧愁,像那样死亡会很痛苦,因此大师已劝我们别那么做。有六个原因你无须担心我:我擅长纺纱,因此能抚养子女;在和你过了十六年贞洁的在家生活后,我不会再考虑改嫁;我不会停止谒见佛陀与比库们,反而会比以前更常去拜访他们;我安住在戒中,已达到心的平静;最后,我对于佛法已生起坚定的信心,并朝究竟解脱迈进。?

受到这些话的鼓舞,诺酤罗父又恢复健康。他一旦能走路,就去找佛陀,并重述妻子的话。于是世尊证实,拥有这样的妻子真的是一种福气。他说:「长者!你真有福气,拥有诺酤罗母这样的良师与益友,她挂念与关心你的福祉。诺酤罗母确实是位持戒圆满、修心不动与安住于法中的白衣信女。」

在家与出家都需要出离的行动

对于调和看似矛盾的两种生活倾向:一方面是夫妻之间的深情,另一方面是追求解脱,在此给了一个解决方案。以同情的心理看故事中的诺酤罗夫妻,我们可能会觉得,婚姻生活既然能达到这种境界,那么就可以不需要出离的生活了,或甚至能同时贪着与舍离。

但如果能看得更仔细一点,便会发现要忠实地遵循这对清净夫妻所过的生活并不容易。光是关心与挂念配偶并不够,婚姻生活的贞洁伴侣关系不容被忽视。配偶并非在年轻时过满足性欲的婚姻生活,到了老年性趣缺乏时才没有身体的接触,而是在更早以前就主动过独身生活。在诺酤罗夫妻的例子中,他们已过了十六年没有肌肤之亲的生活,就如世尊所证实他们的话一样。

因此想要追求解脱道者,得先做个决定:是留在家庭环境中,尝试提前断欲,或出家成为僧团一员,有足为榜样的梵行道侣为伴。从无可匹敌的凡夫导师——佛陀,就是僧团之首的事实来看,这个决定并不是那么困难。但时至今日,那些觉得自己不适合僧团生活者,可能也缺乏在婚姻生活中断欲以专心于解脱道的魄力。这两种生活方式,都需要出离的行动。

原注

? 从「过贞洁的在家生活」(gahatthakam brahmacariyam samacinnam)这句话,她指出他们在这段时间都没有性生活。而从最后一句话,显示她已证得入流果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