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永福禅话 - 大德开示
佛陀的第一施主 发布时间:2017-09-04  点击率:384

第一章  给孤独长者成为佛弟子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沙瓦提国揭达林给孤独园,……」许多佛经都从这些话开始,因此给孤独(Anathapindika)这位大近事男(upasaka)的名字,对阅读佛教典籍者来说是相当熟悉的。他名字的意思是「施给(pinda)孤独无助者(anatha)」,是对沙瓦提城苏达答(Sudatta)长者的尊称。

他是谁?他如何遇见佛陀?他和佛法的关系为何?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在传统经典中和他有关的记载中找到答案。

初次遇见佛陀

给孤独长者初次遇见佛陀,是在大师觉悟后第三次雨安居过后不久。在这段早期弘法期间,佛陀尚未制定有关住处的规定。比库们各自住在任何他们想住的地方——林中、树下、突出的岩石下、山谷、洞穴、墓地或空旷处。

有一天,马嘎塔国(Magadha)首都王舍城的一位富商,成为佛陀忠实的在家弟子。看到比库们的生活方式①,他建议他们去问世尊,是否允许比库接受一个永久住处。当佛陀许可时,富商立即为比库们盖了至少六十间房舍,并解释他是为了累积功德。那第一座房间精舍的建成,为传法奠定了基础,因为如今僧团终于有个训练中心了。?

这位商人有个内兄苏达答(Sudatta),一般都称他为「给孤独」,他是沙瓦提国最富有的商人。有一次,他去邻国马嘎塔国经商旅行,来到王舍城,他一如往常地先去找与自己友谊深厚的内弟。当他进入房中时,惊讶地发现这家主人几乎没注意到他,内弟与其家人一向都热烈欢迎与关照他,但他看见他们都很忙碌,积极筹备各项事务。他问那全神贯注的内弟这是怎么一回事:「婚礼?祭祀?或有国王来访?」但这位内弟解释:「我邀请佛陀与僧众明天来此用餐。」

给孤独很感兴趣:「你是说『佛陀』?」

「没错,」这位内弟回答:「明天佛陀要来。」给孤独几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又问了第二次与第三次:「你是说『佛陀』?」然后他长叹一口气,说:「『佛陀』这几个字的声音在世间确实难闻,真的能看见他吗?」他的内弟回答:「今天并不适合,但你可以明天一早去。」

那晚,当给孤独躺下睡觉时,他的思想与情绪激动澎湃。他如此渴望明天的见面,因此晚上接连醒来三次,以为天已经亮了。最后,在黎明之前他便起身出城,朝寺院走去。在黑暗中,恐惧袭来,疑惑与不安扰乱他的心,他的一切世俗直觉都告诉他回头。但一个无形的亚卡(yakkha)②西瓦迦(Sivaka)劝他继续往前:

十万头象,

十万匹马,

十万骡车,

十万少女,

宝饰庄严——

不及一步向前十六分一。

「前进,长者!前进,长者!前进对你较好,莫再回头。」

因此给孤独便坚定地向前走。不久之后,他看见雾中一个人正安静地来回行走。给孤独停下脚步,然后这个人以难以形容的悦耳声音叫他:「来,苏达答!」

给孤独惊讶于这种表达方式,因为没有人会直呼其名。大家都只知道他叫给孤独,此外,佛陀并不认识他,而他又是无预期地来访。因此他很确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佛陀。被这次奇特的相遇所感动,他拜倒在世尊脚下,以结巴的声音问他:「世尊睡得好吗?」佛陀对于他这个传统问候的回答,使给孤独得以一窥他的真实境界:

彼实常安眠,

梵志已止息,

不贪着欲乐,

寂灭无所求。

断除诸执着,

心中无恚碍,

佛陀实安眠,

已达心安稳。

开启清净法眼

然后世尊一步步带领给孤独,对他说布施、持戒与升天;说欲乐的危险、虚幻与败坏的本质;以及说出离的利益。当他看见给孤独的心意已准备好——达到柔软、无碍、提升与安详时,他向他解释诸佛的不共法:苦、集、灭、道的四圣谛。给孤独因此开启清净法眼(dhamma-cakkhu)③:「凡有生,必有灭。」他已了解「法」的实相,克服疑惑,得到不坏净信④,于佛陀教化可以自立,证得入流道与入流果。

于是他邀请世尊隔天到他内弟家用餐,佛陀答应了。餐后,给孤独问佛陀,他是否可以在家乡沙瓦提国为僧团建造一所寺院。佛陀回答:「诸佛皆喜好静处。」

「我了解,大师!我了解。」给孤独因为他的提议被接受而狂喜。?

金币铺地,布施揭达林给孤独园

当给孤独返回沙瓦提国时,他沿途鼓励人们以恭敬的态度迎接佛陀。他一到沙瓦提国,便立即寻找适合的寺院位址。这地方既不能离市区太近,也不能太远;它白天不能受到人们干扰,夜晚也不能喧哗;它应该让虔诚的访客易于到达,并适合喜好隐居者。最后,在城市的环山带,他发现一处非常理想的美丽林地,这是揭答林(jetavana,古译:祇园),属于巴谢那地王(Pasenadi)的儿子——揭答(Jeta,古译:祇陀)王子所有。

给孤独去宫中拜访揭答(Jeta)王子,问他是否愿意出售林地。王子回答它价值一千八百万金币,但即使有人出此价钱他也不卖。「我现在就给你这么多钱,」给孤独回答。但他们一直无法达成协议,于是就去找仲裁者。仲裁者裁定,以一千八百万金币为基础,王子应获得能铺满这片土地的金币数额,于是双方在这个基础上达成协议。

给孤独带来许多装满金币的车辆,并将金币铺在地上。最后只有入口一小块地是空的,他便命人取来更多金币,但祇陀王子宣布,他准备自费在那个地方盖一个大门与塔楼。这个宏伟的堡垒与大门保护寺院免于受外界干扰,不仅隔离噪音,还能区别凡圣。

给孤独于是又花了一千八百万金币供建筑与装潢。他盖单人孤邸(kuti)、会议室、餐厅、库房、走道、公厕、水井、洗浴用的莲花池,以及大围墙。就这样这片林地被转化成寺院与脱俗的宗教圣地(Vin. 2:158-159)。为了纪念这两位捐赠者,经典总是将两人的名字并列:「揭答林」与「给孤独园」。(古译:祇树给孤独园)

「第一施主」给孤独

一切工程都完成后,佛陀与僧众便前来沙瓦提国的新寺院居住。

他们一到达时,给孤独就邀请他们用餐,餐后他问佛陀:「我应该如何进行奉献这座揭答林呢?」「你可以将它献给现在与未来的四方僧团。」给孤独于是遵照办理。然后佛陀以下面的偈(gatha)表达对他的感谢:

免受寒、暑、野兽害,

以及夏季蛇、虫、雨;

避开可怕之热风,

庇荫禅观得自在——

佛陀称赞之住所,

对于僧团第一施。

因此智者为自福,

应为学者建住所。

以清净心施仁者,

给予食、水、衣与住。

彼等教他断恶法;

悟法达无漏涅槃。(Vin. 2:147-148; 2:164-165?

紧接在供养僧团(sangha)之后是在家众的盛大庆典,每个人都有礼物。这又花了给孤独一千八百万金币,算起来他在揭答林精舍上总共花了五千四百万金币。因此,佛陀称他为僧团的「第一施主」(AN 1, chap. 14)。

 

原注

出处:Vin. 2:146 ff

给孤独和佛陀相遇的故事,记载于SN 10:8Vin. 2:154ff与《本生因缘记》(Jataka Nidanakatha,乃本生经的序论与佛传)中。

由荷那(I.B.Horner)翻译,《律典》(The Book of the Discipline),5:206

 

译注

①那时佛陀住王舍城竹林迦兰陀迦园,尚未为诸比库制立坐卧处。比库们于是住在林野(aranna,古译:阿兰若)、树下、山中、洞窟、冢间、山林、露地等处。后王舍城有长者见到比库晨从林野……出外乞食,威仪具足,心因而明净,所以向佛陀请求准予建造精舍。佛陀告诸比库曰:「诸比库!许五种房舍:精舍、平盖屋、殿楼、楼房、地窟也。」长者便于一日令建六十座精舍。

②亚卡(yakkha):半人半神的鬼类,古译:夜叉。

③法眼(dhamma-cakkhu):是指「有关法(缘起道理)的智慧之眼」,开启法眼即指能充分理解四谛或缘起法,而证悟得初果(sotapanna,入流果)。

④不坏净信:指作为入流者的四项必要条件,即「四不坏净」——佛不坏净、法不坏净、僧不坏净、戒不坏净。也就是正确地认识并信仰佛、法、僧三宝,无条件地皈依,并完全、确实地具备圣者所爱的戒。

 

编注

<1> 苏达答(Sudatta),又作须达多、苏达哆;译作善授、善与、善施、善给、善温。

<2> 给孤独(Anathapindika),又称之为阿那他摈荼陀;或者阿难邠邸、阿难宾坻、阿那邠地、给孤独食、给孤独

 

第二章  富有的施主

寺院建成后,给孤独全力支持僧团住众,提供他们一切生活必需品。每天早上都送去米粥,每天晚上则补充所需的衣、钵与医药,而揭答林精舍的一切修缮都是由他的仆人负责。此外,数百位比库每天都到他七层华厦的家中,接受午前供养。每天用餐时刻,他家都充满橙黄僧袍与圣者气息。

虔诚施食,皆成美食

当巴谢那地王得知给孤独的慷慨时,也想仿效他,因此每天供应食物给五百位比库。有一天,当他要去找僧团谈话时,仆人告诉他比库们将分得的食物拿去给城中的信徒,信徒们再回赠给他们。总是提供最好食物的国王感到很困惑,便问佛陀比库们为何要这么做。

佛陀向国王解释,宫里的人在分发食物时只是遵命办理,就如在清理谷仓或对待窃贼般,内心没有任何感觉。他们缺乏信心,因此并不敬爱比库,许多人甚至认为僧团是社会劳动阶层的寄生虫。如果分发者存有这种心态,即使是最美味的食物,在接受时,也没有人会感到舒服。

相反地,城中的虔诚长者,如给孤独与维沙卡,则欢迎僧团,视他们为善友,能为众生带来福祉与利益。由朋友提供的简陋伙食,比存心不正者提供的美食更有价值。佛陀为国王补充了一个易持的偈(gatha)

 

味道差或好,

数量少或多,

出自友爱手,

它皆成美食。(Jat.346

亚卡(yakkha)阻挠布施

给孤独与维沙卡不只是沙瓦提国中的「第一施主」(Jat.337346465),他们也经常受佛陀请托,帮助安排处理和在家众有关的事务。然而,给孤独的财富并非取用不尽的。

有一天,价值一千八百万金币的宝藏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走,流入大海中。此外,他借了同样数额的钱给做生意的朋友们,他们都未还钱,而他也不愿催讨。由于他的财富是一千八百万的五倍,而花在建寺的钱就已经占了其中的五分之三,财富都已用尽,百万富翁的给孤独于是变成了穷人。然而即使经济困窘,他仍继续提供食物给僧团,虽然它只是稀薄的米粥而已。

那时,有个亚卡住在给孤独七层华厦的大门上。每次佛陀或圣弟子进入房子,这个亚卡都得依循他族类的律法,从所住的地方下来礼敬他们。此事对他来说很不方便,因此他试图阻止僧团靠近。

亚卡出现在一个仆人面前,劝他停止施食,但仆人并不理会。于是亚卡试图让这家少主人抵制僧团,但也失败。最后,亚卡以神通力出现在给孤独本人面前,试图以他目前已如此贫穷为理由,劝他精打细算,停止布施食物。这个大施主回答,他只知道三种宝藏:佛、法与僧。他说他只在意这三宝,并请亚卡离开他家,因为这个家容不下佛陀的敌人。

因此亚卡再次依循他族类的律法,必须放弃那地方。他去找沙瓦提城的守护神,请他安排一个新住处。这天神将他转交给更高的四大天王①,他们负责统理最低层的天界。但四大天王也觉得无权决定,因此又将这个无家可归的亚卡转交给沙咖天帝(Sakka-devanam-inda)②。

此时,亚卡已知自己所犯的错误,并请求沙咖天帝原谅他的行为。沙咖天帝罚他帮助给孤独恢复财富。首先,亚卡必须取回沉入水中的金子;然后取得无主的掩埋宝藏;最后必须劝给孤独的债务人还钱。费力好一番功夫,亚卡总算不辱使命。他对于第三项的做法是,出现在债务人的梦中,要求他们还债。不久之后,给孤独再度拥有五千四百万,并能像以前一样慷慨布施。

然后,亚卡出现在佛陀面前,请求原谅他恶意的行为。他获得原谅,并在佛陀向他解释法义后,成为佛弟子。佛陀进一步教导他,世上没有任何事能阻止一个努力圆满布施的人,包括亚卡、天神、魔罗,甚至死亡的威胁(Jat. 140, 340)。

嫉妒的婆罗门欲偷福神

在给孤独恢复所有的财富后,有个婆罗门嫉妒他的好运,决定偷走他心目中的福神。他想要劫持幸运女神尸利(Siri)的化身,以为这样幸运就会离开给孤独,而听命于他。这个奇怪的想法是建立在所谓「命运天赐」的观念上,它认为前世善业的果报,是由住在受惠者家中的天神所支配,是天神将福气带给他们的主人。

婆罗门因此去给孤独家四处寻找幸运女神的踪迹。和许多当时的印度人一样,他具有天眼,看见幸运之神就住在一只被关在大厦金笼子里的白鸡身上。他请求户主将鸡送给他,好让它在早上叫醒他的学生。慷慨的给孤独毫不犹豫便答应他的要求。然而,就在那一刻,幸运之神转进一粒宝石中。这个婆罗门又要求这样东西作为礼物,也获得它。

但之后这个亚卡(yakkha)又躲入一根自卫用的棍棒中,在婆罗门成功求得此物以后,尸利的化身便栖身于给孤独妻子富那罗伽那(Punnalakkhana,意译「福相」)的头上,她真的是这家福善的精神象征,因而得到诸神的保护。当婆罗门看见这情景时,不禁为之却步:「我总不能向他要求他的妻子!」于是他忏悔自己的恶念,退回礼物,非常羞愧地离开。

给孤独告诉佛陀这个奇特的遭遇,这件事让他相当不解。佛陀向他解释其间的关系——世间如何透过善行而改变,以及对于那些因为持戒而具有正智者,如何能获得一切事物,包括涅槃在内(Jat.284)。

在揭答林的入口处种菩提树

每次佛陀在沙瓦提国停留,给孤独都会去拜访他。然而,其他时候他则觉得失去依怙,好像少了可供礼敬的具体对象。因此,有一天他告诉阿难达,他希望建一个圣坛。

当阿难达向佛陀报告此事时,佛陀说圣坛有三种:色身、纪念物与具象征性的事物。第一种是色身遗骨,它是佛陀般涅槃后被置于塔中;第二种是和佛陀有关,与他使用过的物体,例如乞食的钵;第三种是可见的象征。在这三种可供礼敬的对象中,第一种还不可行,因为世尊还活着;对于那些无法单靠画像或象征就满足的人来说,第三种也不适合。剩下来的就只有第二种。

位于伍卢韦喇村(Uruvela,又称「布德嘎亚(Buddhagaya)」、「菩提道场」)的菩提树,是纪念世尊最好的物体。佛陀在菩提树下找到通往涅槃之门,并在觉悟后的第一周中受到它的庇护。于是众人决定在沙瓦提国种植一株这种小树,马哈摩嘎喇那(Mahamoggallana)从原树带来分株,在朝廷与最杰出僧、俗二众的见证下,将它种在揭答林的入口处。

阿难达(ananda)将小树呈给国王,以便展开植树典礼。但巴谢那地王(Pasenadi)谦虚地回答,他这一生只不过是像个公仆而已,远不如和佛法有密切关系的人适合,只有那样的人才能赋予此树神圣的意义。因此,他将树种交给站在身边的给孤独。

这棵树日渐长大,成为所有虔诚信众的礼敬对象。在阿难达的请求下,佛陀花了一晚坐在树下,目的是加持它,赋予它更特别的意义。给孤独经常来这棵树下,忆念它与他在那里得到的心灵提升,以专注修习佛随念③(Jat.479)。

 

译注

①四大天王:是欲界善趣地六欲天中第一重天的天神,他们各护须弥山四方的东胜神州(持国天王)、南瞻部洲(增长天王)、西牛贺洲(广目天王)、北古卢(Kuru)洲(多闻天王),故四大天王又称「护世四天王」。

②沙咖天帝(Sakka-devanam-inda):是欲界善趣地六欲天中,第二重天——三十三天的大王,住在该界首府「善见」里的最胜殿。

③佛随念:即行者忆念佛陀的十项功德:「彼世尊意即是阿拉汉、等正觉者、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修习此法,能令行者常不放逸,心向佛地。详见《清净道论》第七<说六随念品>